僅以此文紀念我高中的橋牌時光

儘管高中畢業以後,能接觸到橋牌的機會很少,可以說是幾乎沒打過了,但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又突然想起那個魂牽夢縈的撲克牌遊戲。最近無聊的時候,還是偶爾會上橋牌網站跟電腦打幾場橋牌,雖然心裡想著「再一局就好」,但總是不知不覺就玩了好幾十局。

說到橋牌,那是我高中時候學會的。

已經忘記是誰把它帶進我們班的。那是個手機只能玩嘟朵將普、小朋友下樓梯以及消方塊的年代,橋牌易學又容易上手,撲克牌也十分容易取得,因此,傳入以後立刻就成為了班上大多數人的共同消遣。

在橋牌的王朝盛世鼎盛之時,大約同時可以開四或五桌,也就是看到將近二十人都在打橋牌,有的牌桌甚至還要排隊輪流才能玩到。那時的我們下課把握十分鐘時間打牌、午休不睡覺有半個小時可以玩牌、晚自習不想唸書的時候(可能佔百分之八十七的時間)也拿出撲克牌來廝殺,或甚至是放學後到儂特利吃飯,吃完也可以打牌。

我記得有一次,還拿著放大版的撲克牌(每一張大概跟 A4 紙切一半,沒錯就是 A5,一樣大)在操場打牌,為什麼是操場我也忘記了,可能是剛好看到那邊有燈吧。

除此之外,上課的時候也有打過牌。嗯對,上課的時候。跟隔壁排以及前面的人約好要打牌,出牌就把牌丟到地板上,多麽的輕鬆愜意。結果不小心被老師發現了,下場怎樣我也忘記了,但好像也沒有怎樣。

與其說是打橋牌,不如說是「打嘴橋」比較貼切些,因為動到的都是嘴巴。

無論是喊牌的時候,

「四黑」
『(搖頭) 給他(唇語)』

或者是出牌的時候,

「K」
『壓(唇語)』
『出愛心(唇語)』
『我覺得你出愛心好像不錯』

都是動口不動手的好時機。

沒辦法嘛,如果都不動嘴巴的話,不是很難溝通嗎?怎麼知道對家有什麼牌?大多數人都會從喊牌的時候開始猜測每一家的好壞,但我那時候想說來騙一下,都故意喊自己很爛的牌,結果都騙到隊友。

為了杜絕這種毫無技術性的嘴橋風氣,曾經有施行過打橋牌禁止講話的規則,但我記得一下就破功了,因為實在是太想講話了。

在這個時候,我跟另一位同學決定做一件很有突破性的事情:我們來制定暗號吧!

雖然我已經忘記那時候是怎麼制定的了,但大概就是四種花色都有某個象徵,再搭配十三種不同的物品或是人物,例如說北極熊就是其中一張牌或是花色,但我也忘記是什麼了。但這些規則都是我們絞盡腦汁想出來的,因為太簡單的暗號就會被別人發現並且利用。

例如說若是把「皇后」當做 Q 的暗號,這個就不行。但如果是「白雪公主」這個很容易聯想到的單詞就可以,只要兩個人記好這個規則就行。

還有些是不知不覺中,班上所有人都會的講法,那就是 washing machine,洗衣機,就是洗王的意思。

從此之後,打嘴橋就昇華到另外一種形式。那就是講的話只有你跟對家聽得懂,其他人都霧煞煞。

「我明年想去北極看白雪公主」

『好像有個紅衣小女孩走過去』

但打了這麼多場的橋牌,儘管橋牌本身很有趣,但打久了總是會有點膩,需要一些新的玩法。而創意十足的我們,的確在橋牌上面做了很多變化,但絕對不是你想的那種。

第一種,假切。在橋牌裡面,你要等這個花色出完以後才能夠用王牌去切牌,但有時候為了贏,必須不擇手段,儘管還沒缺還是裝作自己缺了,然後理直氣壯地丟出王牌吃掉。

第二種,偷墩。每一輪打完之後都會把那四張牌疊在一起,並且放置在自己前面,稱作「一墩」,結算的時候就算你前面總共幾墩,就知道誰輸誰贏了。在大家腦力激盪思考要出什麼的時候,常常忘記自己前面有幾墩,你就可以偷偷把這一墩移到自己前面。

第三種,複製。跟上面的手法有一點類似,但可以不用動到別人的牌。剛有說過一墩是四張疊在一起,所以你可以把一張移開,就變成兩墩了。如果對手沒注意到,可以提前結束遊戲。(「我們八墩了,已經贏了」)

第四種,死者甦醒。出完的牌都會變成一墩墩放在你面前,這時候就可以偷偷地從前面把出過的牌再拿出來,回到自己手牌中,就又順利吃了一墩。

但作弊總是不好的,而且手法就那固定幾種,雖然是靠作弊贏,但下一局的時候往往都會自己承認,

「哈哈哈哈,我剛偷一墩啦」

所以,這些行為漸漸的就自然而然被時代淘汰掉了。

好景不常,到了高二要準備念書考學測的時候,因為我們玩橋牌的時候太吵(沒辦法,就是會很激動),所以被班導禁止了這項熱門活動,而這個轉折卻也讓我獲得不少收穫。

「我能不能寫出一個,用藍芽連線的手機橋牌遊戲呢?」

秉持著這個信念,在完全不了解的情況下上網搜尋資料,最後找到一些範例跟文章,花了一些時間,用從來沒有寫過的 Java 跟從來不懂的藍芽連線,以及網路上找來的圖片,終於完成了一個可以動的橋牌遊戲。我以前找工作的時候,還會把這個寫在履歷上呢。

只是這個手機遊戲大概流行了兩三天而已,就被小精靈取代了。因為小精靈一樣可以連線,而且還更好玩。

如果要為高中三年的遊戲選一個代表作,那絕對是橋牌(其實沒有啦,但文章不這樣寫很難收尾。事實是,我不知道要選橋牌還是信長,這兩個都貫徹了我的高中生活。)。

我剛剛在回憶的時候,想到那些假切或是偷墩的作弊手段還會笑出來,因為實在是太蠢了。

但總之,好玩就好。

打橋牌是一件很歡樂的事。

Written by

重度拖延症患者,興趣是光想不做,有很多想做的事,卻一件都沒有執行。無聊的時候喜歡寫文章,發現自己好像有把事情講得比其他人清楚的能力。相信分享與交流可以讓世界更美好。Medium 文章列表請參考:https://aszx87410.github.io/blog/mediu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