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對免費擁抱有什麼看法?」

『阿,你說 Free hug 嗎,你翻成中文幹嘛啦!』

下午四點三十二分,我們在岩灘上漫無目的的走著,千萬不要問我,我們是怎麼到這裡來的。如果你問了,我怕我會想不起來,就發現這其實是第二層夢境的這個事實。但不得不說,這個時間點真是不錯,芒刺在背的太陽漸漸收起了他毒辣的刺角,只留下鵝黃色的輪廓在海平面的另一端。

在一旁釣魚的中老年生理男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不知道已經在這待了多久。我幻想當我經過的時候,當我們目光交接,他注意到我在觀察他的釣魚竿的時候,他會主動找我攀談。主動跟我說說他年輕時曾經是天才小釣手的故事;或者是分享他年輕時曾經出海,跟大海奮戰的偉大理想,以及暮年時心甘情願臣服在海洋之下的心路歷程。或者,只是隨便跟我聊個幾句也好。但是沒有。當我們擦身而過,那短短一秒鐘,什麼都沒有發生。

我是喜歡釣魚的。不,這樣說很不準確,畢竟從一個沒釣過魚的人口中講出這句話,非常的沒有可信度。我是喜歡釣魚的,應該是,但我從來沒有釣過魚(如果在夜市釣金魚算釣魚的話,那我有釣過。),但儘管我從來沒釣過魚(如果在 ptt 發釣魚文算釣魚的話,那我有釣過),我還是相信我是喜歡釣魚的。

我這一生之中唯一釣過的東西,應該就是錢包吧。不對,我好像搞錯字了。我唯一釣過的是小管,也就是去澎湖的必備行程之一:夜釣小管。但如果你跟我說,那樣子就叫釣東西的話,我會很失望。如果你跟我說,坐著小船,靠在船的一側,在沒有風又穿著悶熱救生衣的海上與從來沒有動靜的釣竿共處了一個半小時就叫做釣東西的話,我可是沒有辦法接受的。

但撇除夜釣(不到)小管這個行程來說,澎湖還是很不錯的地方。我第一次真的騎機車上路是在澎湖,不像其他同學興致勃勃一到十八歲就想考駕照想要騎車,覺得公車安全快速又方便的我,躲在公車同溫層裡面待了好長一段時間。但開始騎車之後,我大概懂為什麼這麼多人喜歡騎車了。

我也大概懂,為什麼有人喜歡搶快了。因為看到有人擋在你前面,你就會想要超車過去。看到黃燈快要變紅的時候,為了不要多等一個不該等的紅綠燈,你就會想要加速衝過去。阿,我要找時間來驗證我的 WeMo 帳號了,不然回台灣就沒辦法體驗了。

與每到過年都會燃燒自己照亮他人的台北巨大仙女棒以及每逢過節就極度吵雜的河邊煙火比起來,澎湖花火節顯然是樂勝的。雖然我已經記不起來,為什麼我心中對於澎湖花火節的印象這麼好,但我記得是值得去的。煙火真的是個很漂亮的東西呢,可以就這樣靜靜地看著,什麼都不想,只想全心全意看著那些倏忽即逝的,爆炸的瞬間。

『我覺得不錯啊,我在高雄的時候玩過一次,覺得大家都很友善,有一種魚幫水水幫魚的感覺。當我試圖透過擁抱帶給別人力量的時候,覺得自己好像也充滿力量似的。』

「給我力量,陪我闖蕩」,不知道為何,她的回答我卻把焦點放在最後的力量兩個字,並且讓我想起了這句歌詞。雖然說他是以唱跳偶像歌手跟極為靈活的腰部動作而著稱,但身為一個對好聽與否沒有那麼敏感的人,其實我覺得他的慢歌有些是不錯的。像我就滿喜歡好朋友、灰色空間跟幾分。阿,灰色空間讓我想起鬥魚了。

講起鬥魚,令人印象最深刻的還是 Lydia 這首歌吧,當初看鬥魚可是每一集都跟著裡面的劇情上上下下的。郭品超也是因為演了鬥魚之後才很紅的(應該是吧),之後甚至還出專輯唱了歌,其實我不像我還不錯,至少我那一陣子很喜歡聽。仔細想想,鬥魚裡面真的是有很多經典的藝人啊,郭品超、安以軒、陸明君、張勛傑、藍正龍、謝承均,幾乎每一個現在都還在線上(但是在做什麼我就不知道了)。應該找個時間把鬥魚重看一遍才對。

「雖然我這樣講可能有點奇怪,但算了沒關係,妳也知道我本來就是奇怪的人。可以讓我抱著嗎?我沒有其他意思,不對,這樣講也很奇怪,我當然不是完全對妳沒意思,但至少擁抱這個動作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覺得最近很混亂,只是想找個人抱著,然後什麼話都不要說,抱著就好。或者是,就當作妳在進行免費擁抱,只是旁邊剛好只有我一個人也可以」

我說出了一些,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的話,不過我自己也習慣了。畢竟跟自己相處了這麼久,不習慣也難。有很多新的事物剛出現的時候往往都無法接受,但最悲慘的就是儘管那時候這麼抗拒,時間一久你仍然還是會被慣性打敗。某間名字裡面沒有 D 的藍色公司就為我們做了最好的示範。不需要覺得大字很醜很煩,我當初也覺得訊息的介面改成藍底白字很醜很煩,但事實證明,過幾個月之後你就會習慣了。沒錯,就是這麼悲慘,你總是會慢慢習慣的。但老實說,我現在還是覺得大字很醜很煩。

你說我現在心情忐忑嗎?忐忑,忐忑到都想來唱一首忐忑釋放自己的壓力了。但我不後悔說出這樣的話,其實也不能說是不後悔,而是因為後悔也沒有用了,所以儘管內心有點小後悔,但為了達到最高的效益,還是要覺得自己沒有後悔。這個邏輯好像有點複雜,但總之就是這樣了。很多事情,本來就需要一股衝動嘛。理性歸理性,感性歸感性,政治歸政治,忍者龜忍者。理性永遠都是感性的奴隸。

「好啊」

在我設想過的五十七種答案裡面,是沒有這一項的。有「為什麼?」、「你好奇怪」、「這是什麼整人節目嗎?」、「三小」、「…」、「這麼想抱不會去玩爆爆王喔」、「救命啊,有色狼」等等,但就是沒有「好啊」這個答案。此時此刻,最讓我訝異的不是為什麼她可以這麼輕易地回答出這兩個字,而是為什麼我沒有先設想到這個答案?這可能也跟我的人生觀有關係吧,叫做悲觀的樂觀。意思就是你先把一件事情設想到最差的後果,當你發現其實實際情形也沒那麼差的時候,你就會豁然開朗了。

例如說假設我覺得工作壓力很大,就要想到反正頂多就辭職,就解決問題了。最慘的情況也只是辭職回台灣找工作然後拿 22k,每個禮拜省吃儉用連 kkbox 月費都付不起,也就這樣而已。感覺也不是什麼挺可怕的事情,那工作壓力很大好像也沒那麼嚴重。再加上我現在付得起 kkbox 月費,其實我是很幸福的。嗯,看來我的前途還是很光明璀璨的呢!

雖然聽到「好啊」那兩個字的時候著實讓我鄭經了一下,但她都這麼說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絕。有這麼一秒,我差點脫口而出:「那我要抱了喔」,幸好沒有煞不住車讓這句話就這麼講出來。若是真的講出來,整個氣氛都不對了。就像在接吻前講說:「那我要親了喔」一樣,直接戳破巨大的粉紅泡泡,把氛圍破壞的一乾二淨,吃乾抹淨、一點都不剩。

我想,這個時候應該是無聲勝有聲吧,千言萬語不如沈默不語,話不投機半句多。什麼都別講,請用心聽,不要說話。

我抱了她。然後,就跟我做出的承諾一樣,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講。只是這樣靜靜地,靜靜地抱著而已。

現在,我感覺到了心很自冉。

有人能夠抱著的感覺真好。儘管大腦還是控制不住地繼續胡思亂想,但想什麼好像也沒那麼重要了。至少在抱著的時候,內心是平靜的。我喜歡看海,尤其是平靜的海。海浪一樣拍打著海岸,野花一樣隨地綻放那麼的香。看著海洋的時候,內心是平靜的,是可以什麼都不想的。可以把那些俗世的煩惱,拋到消蕭銷肖宵削囂硝霄雲外。

而我也只是,什麼都不想,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她身後的海。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她身後的海,然後什麼都不想。而我也只是這樣而已,真的只是這樣。

就這樣靜靜的,靜靜的就足夠。

Written by

重度拖延症患者,興趣是光想不做,有很多想做的事,卻一件都沒有執行。無聊的時候喜歡寫文章,發現自己好像有把事情講得比其他人清楚的能力。相信分享與交流可以讓世界更美好。Medium 文章列表請參考:https://aszx87410.github.io/blog/mediu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