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段,我與巧克力的故事;或者更詳細的說,我與大波露的故事。如果你不知道大波露是什麼,那你可能是個隱居在深山中的高僧或是從小含著金湯匙出身的富二代,我原本不想解釋這麼廣為人知的一個東西,但是秉持著人人平等的精神,我決定簡單的敘述一下。

大波露是一個巧克力的名稱,或是你可能看過他的英文TAPPL,在便利商店都可以看的到它的身影,它並沒有華麗的包裝或是隨巧克力附贈玩具,更沒有大波露花束之類的可怕物品。而它的特點就在於隨手可得以及價格實惠,一塊大的巧克力大概可以切成十五塊小塊的,每塊大概比一元硬幣大一點,而這樣子卻只要十元(有沒有漲價我不知道)。

十元耶!一個十分令人峨眉領的價錢。

先來個自我介紹好了,我叫小魯,魯蛇的魯,顧名思義就是小弟我是個魯蛇的意思,私立大學畢業,一個人在外租房子,畢業及失業,我已經失業了整整一年,而這整年我都在積極找工作,好啦,其實也沒有很積極。

每天起床以後我一定會做兩件事,第一件事是確認自己的錢包裡還有十塊錢可以用,第二件事是到樓下的負四便利商店買大波露。

我其實不太確定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大波露瘋狂著迷的,不過之前我仔細想了一下,我覺得可能是從我小學二年級的時候。還記得那個時候,坐我旁邊的女生從學校合作社買了一塊巧克力,說是因為我平常都很乖沒有超過她在桌子上畫的中線,所以特地把巧克力分一半獎賞我。把那半塊大波露吃下去的時候,就有種很奇特的感覺湧現,(如果硬要我描述的話,大概就是古代的日本武士穿越到現代誤入夜店,跟著動茲動茲的音樂一起搖頭晃腦,跳起日本的傳統舞蹈,這景象夠奇特了吧)那瞬間,我覺得我終於找到人生中最美好的東西。小二就找到人生中最美好的東西,羨慕吧!我愛上了大波露,或是說,我愛上了我喜歡的女孩子給我的大波露。但總之我就是愛上了大波露,每次吃大波露的時候,我就會想起那個女孩。

從那之後,我只要一拿到零用錢就會把總額除以十,那就是我這個月可以吃的大波露數量。

但其實我也曾經討厭過大波露,那是我小五的時候,因為我是康樂股長的緣故,老師給了我一千塊叫我買巧克力明天帶過來請大家吃,嗯,跟你想的一樣,我就買了一百塊大波露。隔天帶到學校的時候老師臉綠了,同學也是,

「買什麼大波露!是不會買金莎喔!」

「你比大雄還智障啦!」

「我想吃綠豆糕」一位綽號叫大食客的同學在那邊鬧。

我難過、失落、錯愕、哭泣。

但過了幾天之後我仔細想想,老師又沒有指名叫我買金莎,她只說了巧克力,是他自己指涉對象不明確,這也不完全是我的錯吧!不!應該說這完全不是我的錯吧,我幫大家買巧克力結果還要被嫌,而且大波露這麼好吃,他們居然還不滿足?

於是我釋懷了,重新擁抱大波露,並且一次把這幾天的量買完以示賠罪。

童年的故事講完了,差不多該把時間軸拉回現在了。

從上禮拜開始,我注意到一個十分奇怪的現象。

那天我一如往常的在早上8點準時前往便利商店,並且走到熟悉的架上拿了熟悉的大波露,店員也熟悉的跟我說:今天還是一樣阿!但是當我拿完發票轉身走出店門外的時候,叮咚,我不知道那是便利商店的開門聲,還是我心中發出的聲音,那時我發現我手中的大波露跟平時不太一樣,原本應該是完好無缺的大波露,竟然四分五裂,碎成一塊一塊的,那時候我心裡就有種奇怪的預感,可是卻又說不太上來,只覺得這應該是偶發事件而已。

但是接連幾天,都碰到這種情形,於是我開始覺得不太對勁,我問店員說,你們最近進貨是不是常常摔到?怎麼找不到一塊完整的大波露?他說沒有這回事,進貨的時候都好好的,剛上架的時候也是完整的一塊。

這件事,有趣了。

今天我決定探索這整件事情的真相,便利商店進貨的時間通常都是在早上或是深夜,於是我早上七點就坐在便利商店的用餐區,點了杯美式咖啡,眼睛隨時注意著糖果那一區,特別是大波露的那個架子。

等呀等,等呀等,就在七點半的時候,我注意到了一個女生一直在糖果區徘徊,鬼鬼祟祟、時常東張西望,往店員的那邊看去,還隨時注意身邊有沒有人。接著,她確認四處無人以後,就做了一些動作(我被貨架遮住所以看不到),接著就走出便利商店。

她走出去的時候,我立刻就衝去貨架上看,果然!大波露變成巴其大波露了,四分五裂的。真相只有一個!而我剛好知道那真相。我立刻衝出去,在不遠處看見了那個女子,搶先一步擋住她的路。

「妳為什麼要這樣做!」

「…」她看起來是在裝傻。

「妳為什麼要把大波露捏碎?」

「…」就只有一瞬間,她露出驚恐的表情。

「為什麼!妳說阿!我每天最期待的事就是到便利商店買大波露,就只是這麼一點小小的要求,卻都無法達成。妳知道妳捏碎大波露的同時,也捏碎了我的夢想嗎?我已經失業了,我已經一無所有了,就只是這麼一點、一點點卑微的要求而已,我這樣還不夠可憐嗎?我從小學開始就喜歡吃大波露了,一直喜歡他這麼久、這麼久,我的前女友還曾經罵過我大笨蛋,我回她說『對!我就是大笨蛋!只有大笨蛋才會喜歡吃大波露喜歡這麼久!』,妳知道大波露在我心中的地位有多高嗎?我以後的葬禮什麼都可以沒有,就是不能沒有大波露,要我葬在大波露製造工廠的旁邊我也願意!這就是我對大波露的愛,妳了解了嗎?可以請妳不要再來粉碎我卑微的夢想嗎?」

「你以為只有你愛吃嗎?我也愛阿!你知道你害的我有多痛苦嗎?我每天中午去買大波露的時候,總是少了一塊,我一天要吃五塊大波露才會滿足你知道嗎?從小學就喜歡吃那又怎樣,我從幼稚園就開始了,我第一次吃到大波露的那天,也是我母親過世的那天,只有大波露才能讓我想起母親的面容、母親的微笑,我母親走的太急,什麼也沒有留下,那個賤人又在我母親過世以後把我趕出家門,連一件我母親的遺物都不給我,我只剩大波露了,大波露是我跟母親溝通的橋樑,是通往天國的道路。只是我最近無法這樣做了,都是你!你總是把我缺少的那一塊拿走,你知道每次我看到貨架上只有四塊的時候,我是什麼表情嗎?你知道每天晚上我都因為吃不到大波露而哭泣嗎?於是,我就把大波露捏碎,以為這樣你會打退堂鼓,改而吃其他巧克力,但是你卻沒有!你覺得我對大波露的愛有你少嗎?為什麼你要這樣對我!」

原來,我不是唯一喜歡大波露的人、我不是唯一對大波露深深著迷的人,知音難尋,一輩子只要有一個就已足夠。

這一刻,我覺得懂我的人不再只有大波露。

我們互相對望了幾秒,她因為想起她母親而哭紅了雙眼,但是在冷靜下來過後嘴角卻露出一絲微笑,我看到了,而且只有我看的到,我想她跟我的想法一樣。

那是找到同好的微笑。

我從外套口袋中掏出一塊大波露巧克力,從中間掰開分成兩塊,就像小時候坐我隔壁的女生對我做的那樣。

「請妳吃」

她笑了,然後把那半塊大波露吃下去。

我知道,這是我們和解的訊號。

「其實,我們以後可以一起去買大波露」

從那天以後,我的世界終於不再孤單。

Written by

重度拖延症患者,興趣是光想不做,有很多想做的事,卻一件都沒有執行。無聊的時候喜歡寫文章,發現自己好像有把事情講得比其他人清楚的能力。相信分享與交流可以讓世界更美好。Medium 文章列表請參考:https://aszx87410.github.io/blog/mediu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