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個困蘭的問題

明明前一天還再三確認過的,今天卻還是出包了,這什麼爛公司阿?打電話過去詢問,雖然嘴巴上說「很抱歉!車子出了點問題,會馬上派人過去處理」,但聽起來像是一副「阿!忘記了!」的樣子。我看,大概還在再等個十幾分鐘才會有車過來吧。

「宜蘭縣的縣花是什麼?」

就因為這個問題,害我要浪費美好的週休二日,親自跑去宜蘭走一遭尋找答案。

從我小二的時候,爸爸就跟我說我們家族有個傳統,就是每一年都會由父母提出一個問題,而身為子女的我們要去尋找那個問題的解答,更重要的是,不能使用網路或是去圖書館查詢資料,一定要親自體驗尋找答案的過程才行,不能只是翻翻書、上上網這麼簡單。而問題提出的時間會在生日附近,說是為了不讓我們馬齒徒增,所以才要在每年生日的時候讓我們利用自己的力量去解決問題。

例如說,我10歲的時候他們所提出的問題是「台灣的最南邊是哪裡?」,於是那年暑假我就自己搭火車去墾丁,在當地住了幾天,體驗那邊的陽光、沙灘、海洋,並且一直往南方走,最後,終於到了台灣的最南邊,跟「台灣最南邊」的紀念碑合照,帶回去當做題目的解答。15歲的時候收到了「月亮錯覺該如何解釋?」這個問題,先是跑去士林的自然科學博物館跟天文科學教育館,在那邊找尋有月亮的地方,只可惜只有提到一點月亮錯覺,而沒有提到完整的解決方法,我詢問了那邊的導覽人員,但他們好像只是學生來打工而已,只回答我「呃…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欸」。於是整趟旅程下來,我唯二記得的只有科博館的空中腳踏車還有天文館的宇宙劇場。後來我跑去台灣大學旁聽跟天文有關的通識課程,並且下課詢問了教授有關月亮錯覺的問題,最後才得到解答。

我承認一開始我覺得這樣的過程很無聊又浪費時間,明明現在的資訊科技那麼方便,打開電腦動動手指就可以查詢到的答案,為什麼一定要勞累奔波、親自探訪?但是當我的年紀越來越大,我開始體會到以前那些尋找問題的過程為我帶來的好處。高中考地理的時候,我發現有許多題目中描述的地區我都去過,也跟那邊的居民聊過天;考物理的時候,我發現很多現代物理的問題我都親自去請教過大學教授,有了比別人多一點的理解。上大學的時候,有些通識課的課程內容我以前也都旁聽過了,修課就像是複習一樣。甚至前些日子找工作去面試的時候,上司竟然是以前旅行時曾經相談甚歡的大哥哥。那時的他才25歲,是個利用當完兵以後的日子熱血環島的青年,而我16歲,是個被迫尋找解答的高中生;現在的他32歲,是公司的高級主管,我23歲,是個剛出社會的新鮮人。

終於,計程車公司派車來了。只是司機看起來有些奇怪,為什麼沒有穿著公司的制服呢?不過車都已經來了,就上車吧!

「到宜蘭吼?那我們出發囉!」

車子緩緩的啟動,速度從零開始慢慢增加,咦?為什麼我覺得背後這麼涼快,好像有風吹進來?

於是我轉頭一看,幹!

「司機!你忘記關後門了!」

「歹勢啦!這台車我不太熟,我主要是開砂石車的,叫我雷叔就好」

呼!後門終於關起來了,讓我安心了許多…等等,砂石車又是怎麼一回事?難道說他才剛轉行開計程車嗎?還是說他其實是臨時被抓來開計程車的,這是他第一次駕駛計程車上路?又或是原本要來載我的司機把車停在路邊去上廁所,於是他(一個路人)就把車子開走,假裝他是計程車司機?如此一來就可以很合理的解釋為什麼他沒有穿著公司的制服。

想到這裡,我就不敢再想下去。我都已經上了車,還能怎樣呢?

事實證明,我沒有再想下去是對的。因為雷叔這個人實在是太過「神奇」,先是叫我幫他用導航指路,再來是開到一半把車停在橋中間十幾秒,為了確認有沒有走錯路。

幸好,順利到達了餐廳,而我們簡單吃過飯以後,也順利的到達冬山河親水公園。

為了尋找問題的答案,這次宜蘭之旅我安排了一些景點,而第一個就是冬山河親水公園--其實是因為我自己想來。小時候,曾經來過這裡一次,那時候正在舉辦宜蘭童玩節,這邊有許多的遊樂設施可以玩,那是今天看到的親水公園,與我小時候的記憶相去甚遠,或是說根本沒有相同的地方。

唯一不變的是,冬山河看起來還是那麼的迷人。

我隨意在親水公園裡走走晃晃,天氣挺不錯的,有陽光但是又不會太熱,風一吹來有些涼快。因為是假日的緣故,所以遊客還滿多的,而且還有一群看起來像是學生的團體,可能是校外教學之類的。其中有四個男生特別吸引我注意,從他們的舉動看來應該是高中生吧!他們四個人騎著一台腳踏車(前後各兩個人,上面有遮雨棚的那種車),一開始滿規矩的,但是到後來邊騎邊大聲唱歌(他們經過我旁邊的時候太吵了,所以我才會注意到),還專門挑斜坡衝下去再來個急轉彎甩尾(一群人興奮的大叫,實在是很難不注意到),甚至還挑戰從大約80度的草坡衝下去。看著那些高中生快樂的騎著腳踏車,把一個看風景的地點變成遊玩的樂園,不受拘束的大喊、大笑著,我只能說:「年輕真好」。

冬山河是個很能令人放鬆的地方,我找了個河邊的位子坐了下來,就只是靜靜著看著河面的漣漪、波動,以及那些風帆跟龍舟,陽光灑落在水面上看起來一閃一閃的,微風輕拂過臉龐帶來一絲涼意,但陽光的和煦很快就中和了那種感覺,讓我感受到些許的溫暖。就這樣待著,看著,靜著,想著,兩個小時過去了。

我繼續搭著雷叔的車,前往今晚要住的民宿。

民宿離冬山河親水公園挺近的,開車大約三分鐘就到了。老闆跟我對民宿的印象一樣,是個親切的人。其實對於住的地方我不是太苛求,所以對於整間民宿我只記得兩件事。第一件事是,民宿的外頭有個位在二樓的小平台,晚上的時候我爬到那裏往四周看,是附近民宿一點一點的燈光以及隔壁因為天黑所以看起來是一片黑的水田。抬頭仰望天上,可以看到黯淡的星星(若你看過真正的星空,就只會覺得這樣的景象的確是黯淡,但雖然說是黯淡,還是比台北好了許多),要仔細看才能發覺更多星體的存在。突然我有一種:「以後退休就來宜蘭買塊地養老吧!」的感覺。而第二件事是,民宿外洗手臺上掛了一隻「睏寶」的娃娃,令我又驚又喜。如果不知道睏寶是什麼的大概是因為沒有玩過爆爆王這款遊戲,比較資深的玩家還知道原本叫做瘋狂阿給(或是彈水阿給?),這款遊戲把我的小學生活變得豐富、精采,給予我許多成長的養分。這不是誇飾法,而是真實的狀況,如果沒有這款遊戲,我不知道我的小學生活會是多麼的無聊。看到睏寶娃娃這一點,絕對是我此趟去宜蘭的最大收穫。

晚上跟雷叔去了羅東夜市,他大致上跟我介紹這邊附近必吃的小吃以後就自己先去逛了。

老實說,我對夜市的熱門小吃一點興趣都沒有。為什麼?因為那些攤販前面總是排著長長的人龍,而我最討厭的事情就是排隊跟人多,而夜市這兩項都滿足了。噢對了!我也不太喜歡逛夜市,因為總是人擠人的,拿著東西邊走邊吃不太方便,坐下來吃又沒有位子,需要等。唉!

羅東夜市基本上是圍繞著一個公園,大致上可以說是呈現一個四方形,所以四邊繞完之後會回到原點,而我正逛到公園的一處時,看到一群人圍著圈圈,我好奇的向前查看,發現是有個女孩在表演打鼓。只看她配著節奏鮮明的音樂,流利的揮動著鼓棒,有時甚至花式的把鼓棒轉了一圈,而一旁的人都聽的津津有味,還可以看到許多人邊吃著剛買來的小吃邊觀賞這場表演。歌曲結束以後,打鼓的女孩站了起來,向大家鞠躬,聽的人多,投錢的人少,我想這就是街頭一人的辛酸之處吧。我從錢包裡拿出幾個銅板走向前去,投進了她面前的紅色大箱子,近距離看她,發現五官挺端正的,是個美女。

帶著開心的心情,我把夜市走完了一圈,發現人實在是太多,於是我往較偏僻的地方走去,發現了八方雲集,索性進去點了幾個鍋貼當做晚餐,同時也見識到了台北的高物價:宜蘭的招牌鍋貼比台北的便宜一塊錢,台北不愧是天龍國。

包心粉圓、花生捲冰淇淋、羊肉湯、臭薯條、雞排,這些羅東夜市熱門的食物我一個都沒吃,反倒是吃了隨處可見的八方雲集以及日出茶太,但是排隊的人實在是太多,我沒有辦法等那麼久,再加上我來這邊也只是想晃晃而已。

該逛的地方都逛過了,我與雷叔會合,他看起來也逛的很開心,手上提著一袋袋的宵夜。

然後我們回了民宿。從羅東夜市到民宿的車程大約十五分鐘,晚上的宜蘭依舊清靜,不像台北到處都是多餘的燈光,遮蔽了漫天的星光。

回到民宿後,由於宜蘭的氣氛實在是太清幽了,以至於我還沒十二點就已經安然入睡,進入夢鄉。

隔天起來的時候,是早上六點半。

灰濛濛的天空似乎預告著今天不會有太陽的出現,這讓我懷念起昨日冬山河的暖陽。但幸好民宿老闆說看起來應該不會下雨,這讓我放心許多,因為我最討厭的就是下雨了。

如果在我24歲的第一天就下雨,我一定會很不爽。

早上的行程是去礁溪溫泉公園走走晃晃,那邊比想像中的小了一點,而且我最討厭的就是下水,所以泡腳或是游泳池與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去那邊只是為了看看而已。但是一個討厭水的人在那邊實在是找不到事情可以做,所以去那邊待了一下子就離開了。

前往餐廳的路途中雷叔跟我說他車上有裝卡拉OK可以唱歌,我隨意點了幾首歌,甚至還跟雷叔合唱了海波浪。這個時候我發現,雷叔人其實滿好的,只是不太會開計程車而已。

在一家叫做「地中海」的餐廳吃完午餐之後,下一個行程是宜蘭市中心,而我的直覺告訴我,我會在那邊找到問題的解答(前面玩了這麼多景點,差點忘記我來宜蘭的目的了)。

幾米公園是宜蘭市裡面我第一個遇見的景點,但我很好奇名稱是不是少了兩個字,應該要叫做「幾米運動公園」才對,因為那邊有五、六組吊環,看到許多大人、小孩在那邊拉吊環,甚至還有一個很壯的男生拉起吊環,用雙手的力量支撐起自己的身體,呈現倒立的狀態,接著一個用力就翻轉了過來,身旁圍觀的民眾紛紛鼓掌稱讚。
儘管那邊看起來像是運動公園,但還是有些幾米的作品,例如說「星空」裡面的場景就出現在公車站牌旁邊,那隻可愛的兔子讓我不禁跟她合照了幾張。

逛完幾米公園以後,我決定在火車站周遭四處亂走,看看會碰到哪些景點,我第一個走到的地方是東門夜市,因為那時候是中午,所以店家幾乎全部都沒開,但這個地方勾起了我小時候的回憶。還記得以前曾經來過這裡,對這邊還算是有點印象,我依稀可以想起晚上時候的樣子,東門夜市是位在橋下,而橋下總是有許多吃的,臭豆腐、蚵仔煎…應有盡有,如果想要娛樂,在前面一點的地方左轉有一整條都是玩的,不管是撈金魚、打彈珠、籃球機,只要是夜市應該要出現的,就會出現。通常我很相信自己的亂走能力,而這一次也不例外,尤其是因為走到了東門夜市這個懷念的地點,讓我更加深信不疑。

我盡量往人看起來比較多的地方走去,以免不小心越走越遠,遠離了火車站附近,而有一段時間我卡關了,怎麼走都找不到有趣的景點,但我突然回頭一看,看到了彩虹!而轉了一個彎以後,驚喜的看到了前方不遠處,有著彩虹的標誌,我相信這一定是某種神蹟的安排,於是我朝著彩虹的方向走去。

通常我很相信自己的亂走能力,而這一次也不例外--我走到了友愛百貨。

我搭著電扶梯一層一層的逛,卻發現跟一般百貨公司一樣,沒什麼不同的,於是在我搭電扶梯到七樓以後,決定坐電梯下去。

這個決定影響了我對友愛百貨的看法。我發現,那個電梯是透明電梯,我按了最高的樓層16樓。

這根本就是觀景台吧!從電梯裡我可以看見蘭陽平原,看見錯落的低矮平房以及遠方的農田,更遠的山,以及海洋。在這裡,我可以把宜蘭的美景盡收眼底。

於是,友愛百貨不再是一間百貨,而被我認定為是觀景台。

我接著繼續走,走到了新月廣場。我從好久以前就一直聽說過這裡,但卻還沒有來過。這裡比我想像中的繁榮許多,有著許多的知名店家,而我依照往例的搭乘手扶梯一層層的逛,在四樓看見了湯姆熊。

由於代幣實在是太便宜,所以手癢的我玩了一次投籃機。太久沒玩了,只玩了三關手卻有點痠,此時我注意到有一群年輕人(看起來像是大學生或高中生)走了進來,好奇的我便坐在一旁觀察著他們的行動。他們似乎滿喜歡玩桌上冰球的,大概不同的人玩了兩三次,而其中一個很暴力的男生還把球打出場外,飛進了一旁的旋轉木馬底下,他們原本做賊心虛想要直接跑走,卻還是良心發現的跟工作人員講,真是可喜可賀!而其中一個女生似乎有點笨笨的,為了玩打殭屍的射擊遊戲投了六枚代幣,卻在遊戲開始後五秒鐘就被殭屍殺死。在代幣全部耗盡以後,他們就離開了。而我因為沒有觀察的對象,所以也離開了。

我悠閒的漫步回火車站,在那邊隨意走走,並且準備回台北。

不對!我的問題都還沒得到解答,我怎麼回台北?

而就在我煩惱的時候,我無意間瞥到了電線桿上的圖示,那是宜蘭縣政府所做的一張圖片。

就在那時,我解開了這個問題。

帶著一顆愉悅的心,充實的返回了台北。

Written by

重度拖延症患者,興趣是光想不做,有很多想做的事,卻一件都沒有執行。無聊的時候喜歡寫文章,發現自己好像有把事情講得比其他人清楚的能力。相信分享與交流可以讓世界更美好。Medium 文章列表請參考:https://aszx87410.github.io/blog/mediu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