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次看到那個洞的時候,我嚇了一大跳。

把時間推回到昨天半夜約莫兩點鐘的時候,跟通識報告與作業奮戰完的我正準備鑽進溫暖的被窩,睡個好覺,我甚至還幻想我會夢到一些好事,例如說中樂透、拿書卷、得冠軍之類的--疲憊的夜晚總是特別好睡,而特別好睡的夜晚總是容易做個好夢,至少我是這樣想的。

跟我預料的一樣,筋疲力竭的我很快的就進入甜美的夢鄉。噢!不對,進入甜美的的「睡眠狀態」,令人沮喪的,我並沒有做夢,我有時候會這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就是進入不了夢鄉,我猜想可能是需要什麼特殊條件或是通行證才能進去吧!(例如說睡覺姿勢必須成大字型、頭必須在枕頭正中間往左偏0.3公分的位置、棉被必須剛好把腳蓋住)我知道有一天我會找到答案,我就可以自由決定是否做夢,但那天不會是今天。總之,我睡了個好覺(儘管沒有做夢)。我要強調的是,我在睡眠中並沒有察覺到任何的異樣、沒有聽到任何怪異的聲音,而我今早起床時往外探頭卻發現院子裡頭的地上有一個洞。而我猜這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我睡太熟導致五官麻木,所以沒有聽到那些土石陷落的聲音,或是沒有聽到隕石從天空中掉落擊中我家院子的聲音;另一種是無緣無故就多出了一個洞,沒有原因,就算有原因我也找不到。基於「人應該相信自己」這個理由,我傾向後者。

嗯,我家院子無緣無故多出一個洞。

在經過嚴謹的邏輯推論得出上面這個結論之後,我走到那個洞外邊仔細的觀察了一下,以下是我的觀測報告:

觀測者:我
記錄者:我
觀測日期:2013/10/25
觀測地點:我家
觀測記錄:形狀不規則,有點像橢圓形,要拿東西來比喻的話心臟大概是最好的選擇。經過量測之後得出長度大約12公分,寬度9公分,面積大約108公分。目測是個深不見底的小洞,利用之前高中學過的物理知識,嘗試丟硬幣以及石塊想利用聲音來測量深度,結果把物品丟下去後卻聽不到回音。根據以上資訊研判,這就是俗成的無底洞。

嗯,我家院子無緣無故多出一個洞,而且是無底洞。

第一個閃過我腦中的念頭是,我可以開一家私人的小型垃圾回收場,把垃圾丟進去這個無底洞裡面,垃圾就會隨著這個洞持續落下,落下,直到一個我不知道的地方,然後永遠消失不見,這樣一來既環保又省事,不錯吧!這項工作顯然是應該要收費的,我沒有義務幫周遭鄰居處理那些垃圾,但是我不認為有人會為了丟垃圾而付費,所以我想了一個改進的方法。那就是「秘密回收場」,聽起來是不是很炫?有噱頭吧!基於無底洞的特性:「吞噬所有掉落的物品」,我可以幫助其他人把不能攤在陽光下或是丟進垃圾袋裡的東西代為處理掉,像是記錄非法帳目的帳本、跟情婦聯絡的書信等等的。碎紙機會留下碎紙(在電視上已經不知道看過幾次利用碎紙拼回去原本完整的文件,然後揭發真相這種橋段了),用燒的又需要時間,但是來我這裡,只要輕輕一丟,那項物品就永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省事又方便。這聽起來是個可行的概念,但是如果真的要做,我必須宣傳我的祕密回收場,再來我要制定一個公定價格,接著我必須在固定時間待在這裡,負責處理掉委託人的垃圾--這一切都顯得這是個麻煩的計畫,而我最怕麻煩了。還有,如果我的祕密回收場太熱門,一定會有新聞記者或是鄉民在討論,接著就會有人來採訪我,來問我這個無底洞的由來、問我怎麼想到秘密回收場這個這麼棒的點子。因為媒體的大幅渲染、報導,使得我的秘密回收場受到政府的關注,有一天,政府會帶著一些警察跟研究人員來,跟我說:「不好意思,我們認為這個無底洞對於地球科學的研究有著極大的幫助,可以促成全體人民的幸福、增進多數人民的福祉,所以政府決定強制收購;我們根據土地徵收條例已經將與這塊地等值的金額匯入您的帳戶,這個無底洞現在歸政府所有。」這樣一來,秘密回收場就會化為泡沫,而無底洞也會莫名其妙的被徵收走。不行、不行,我搖搖頭。

於是我決定,就讓這無底洞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乖乖當個無底洞。

(2)
一個禮拜過去了。

雖然說我家的庭院多出一個不速之客(無底洞先生),但是卻對我的生活沒有太大的影響。因為那就只是個洞罷了!它不會影響我上課、念書、睡覺或是吃飯,因為它就只是在那邊靜靜的待著,一動也不動的,甚至可以拿一塊布把它給罩住,眼不見為淨。但我不喜歡這樣,所以我沒有這樣做。我剛剛說無底洞對我來說沒有「太大的」影響,就是說它的確在某些層面上影響我了,是的、沒錯。我始終無法忽視我家院子多出一個無底洞這項事實,我也曾經試過不去想它,但是卻沒有辦法,不管怎麼做,我的腦中始終會浮現出無底洞的景象。而這種奇怪的現象間接影響了我的生活。舉例來說,當知識論這門課的作業要求我舉出一個「分析命題」的時候,「所有的無底洞都是沒有底的」這個想法居然比「所有的單身漢都是未婚的」先一步從我腦海中浮出,還一直在腦海中浮著,揮之不去。我前陣子還拿無底洞這個關鍵字去搜尋,發現原來有一首歌的歌名就叫做無底洞,我立刻點選播放,並且指定單曲循環模式,我猜到目前為止我大概聽了150次左右。

「穿梭一段、又另一段感情中~愛為何總填不滿又掏不空~很快就風起雲湧~人類的心是個無底洞…」

朗朗上口的一首歌,而最近受到「無底洞症候群」影響的我決定之後音樂課的期末表演要唱這首歌。「無底洞症候群」聽起來很帥吧!一種令人難以捉摸的感覺,聽起來很像是一種醫學上的專有名詞或是心理學課本裡面會提到的東西,例如說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或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如果真的有無底洞症候群這種東西,我想這個疾病的描述大概會是:「無底洞症候群(bottomless pit syndrome,簡稱BPS),是近年來興起的一種症狀,儘管病患的生活、家庭、事業都很美好,但病患卻對自己的生活覺得怪異,總是有一種『好像少了些什麼』的感覺,在用盡所有方法之後都無法填補這種空虛之感,故稱作無底洞症候群」。

我想我大概是第一個得這個病的人。因為只要想到那個無底洞,我就會覺得自己少了些什麼,覺得我的靈魂缺了一塊,只要找不到那一塊,我的靈魂就不再完整。只要那個無底洞存在的一天,我就永遠無法安寧,所以我決定要把無底洞填滿。都說是「無底」了該怎麼「填滿」,這分明是兩個邏輯上矛盾的概念!但我相信所謂的「無底」只是「還沒探測到底」,事實上那個「底」一直都在,只是很深罷了,深到我以為沒有底但其實有。我有個很棒的證據相信這個說法,因為我可以證明出:其實那個底很淺!

假設深度n公分的洞是淺的。

前提一:當n=1時,成立。
前提二:如果深度n公分的洞是淺的,那深度n+1公分的洞當然也是淺的。

十分合理的兩個前提,舉例來說,如果3公分的洞是淺的,那4公分的洞當然也是淺的。

把n用1帶進去,可以得出深度2公分的洞是淺的,而根據深度2公分的洞是淺的,可以得出深度3公分的洞是淺的。根據數學歸納法,當n為任意自然數時都成立。接著把n用無限大帶入時,就可以證明出我家院子那個洞也是相當淺的。

真是令人開心的一個消息!原來這個洞也沒有想像中這麼深嘛。我決定效法愚公移山的精神,慢慢的把無底洞填滿。

(3)

一個月過去了。

這一個月來只要我待在家遊手好閒之時,我就會到院子裡拿起鏟子把土鏟進無底洞裡面,然後看著那些土石直直的掉落,掉落,最後消失在眼前。

但儘管我每天都這樣做,無底洞看起來仍然沒有改變,換句話說,無底洞仍然是個無底洞。我丟一枚硬幣下去,依舊沒有聽到回音。

為了早點把無底洞填滿,我決定更積極的處理這件事。早上一醒來,我會先走到院子裡鏟一堆土倒進無底洞,接著才去刷牙洗臉吃早餐;中午的時候,我也會做同樣的事,然後才去吃午餐;晚上的時候當然也一樣。我開始把「填滿無底洞」這個事項排在我優先權佇列的第一個,也就是說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先把土鏟進洞裡,接著才做其他優先權比較低的事,例如說寫作業或是念文本。

我每一天,每一天都依循著這個原則跟之前制定的規則活動,希望能早日把這個無底洞填滿,但是老天好像不太給我面子,因為又一個月過去了,這個無底洞還是沒有變化。

我開始感到沮喪。付出卻得不到回報的感覺是如此的差勁

於是,我決定不要理這個洞了。就放任他在那邊,反正填滿這個洞本來就不是我的義務,而且這個洞會變成這樣,它自己也要付一點責任吧?我從頭到尾只是好心來幫忙,想填滿這個洞而已,但是一點進展都沒有,我能有什麼辦法?這應該不能算是我的錯吧?

我的行程表開始恢復正常,開始不去注意那個洞的存在,就當做這件事情從一開始就沒發生一樣。我一如往常的賴床,一如往常的吃著早餐,一如往常的上課、下課、蹺課,也一如往常的洗澡、睡覺。剛開始我感到很開心,因為脫離了那個洞以後我的時間變多了,不用再耗費在那個無底洞身上,而且我也不用思考要怎麼更有效率的去填補那個洞,因為那再也不是我應該關心的事情。從此以後,無底洞就與我無關了,他走他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我們畢竟是兩個獨立的個體,而且我是有生命、有思維能力的有機體,它只是個無底洞而已;我們之間本來就不存在什麼聯繫。

剛開始的幾天,我感到很開心。

但是之後,變得不太一樣了。我發現我無法把目光從無底洞身上完全移開,只要是看著窗外,總是會情不自禁的把焦點轉移到無底洞身上,靜靜的看著。在遠離無底洞的那些日子裡,我感到有點空虛。我覺得,我心裡缺少了一塊什麼。好像那個無底洞已經跟我的靈魂同化了,在我心靈的某處也有一塊無法填補的地方,只要無底洞沒有填滿,那塊也不會填滿。只要缺少了那一塊,我就沒辦法找到完整的自己。

我開始重操舊業,繼續做著填滿無底洞的無聊工作,繼續日復一日的鏟土、倒土、鏟土、倒土。

如果你問我,這樣做有意義嗎?我會用沈佳宜的名言來回答你,「這世界上本來就有很多事情是徒勞無功的阿」,但儘管這件事可能不會有成果,我仍然願意投入心力。

我也不知道,無底洞到底會不會有被填滿的一天,或許我永遠也不會知道,我只知道我會每天鏟一點土進去,試著去把它填滿,能不能填滿不是我應該關心的事,因為那離我太遙遠了。我所能做的事情很少,而鏟土就是其中的一件,我想,只要把這件事情做好就夠了。

我仍然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到無底洞被我填平,恢復成本來的樣貌。

我相信,只要我持之以恆,一定會有那麼一天。

一定。

Written by

重度拖延症患者,興趣是光想不做,有很多想做的事,卻一件都沒有執行。無聊的時候喜歡寫文章,發現自己好像有把事情講得比其他人清楚的能力。相信分享與交流可以讓世界更美好。Medium 文章列表請參考:https://aszx87410.github.io/blog/mediu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