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討厭看結尾是 happy ending 的電影』

「可是,你不會覺得 happy ending 比較好嗎?我都會把我的心情投射到主角身上耶,如果是 bad ending,我就會覺得很可惜,例如說男女主角其中一個死了的那種,我就會有種很悲傷的感覺,想說為什麼要這樣。」

「但其實,我也不是不能接受 bad ending,但頂多就是強烈希望不要發生。因為電影結束就是結束了,不會有後續了。對那部電影的世界觀來說,時間就靜止在結尾的那個時刻。靜止在,悲劇發生之後的那個,無法挽回的時刻。不覺得很哀愁嗎?」

『你不覺得快樂的東西都長一個樣嗎?吃美食、考試考第一名、加薪升官,所有那些快樂的理由都大同小異。當你跟朋友分享喜悅的時候,他之所以快樂是因為他能回想到自己類似的回憶。可是,悲傷卻是專屬於自己的。可能會為了一些其他人看起來芝麻蒜皮的小事悲傷,這才是我這麼喜歡悲傷的地方。因為這是只屬於我的,是沒辦法被其他人共享的。』

我想,她的想法大概就跟托爾斯泰的那句「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有點類似吧。而且聽她這麼一講,覺得還滿有道理的。難怪許多偉大的作品都是悲劇結尾,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烙印在讀者的心中吧。例如說現在如果要你想十件人生中最快樂的事跟最悲傷的事,我想,應該是悲傷的會記得最清楚吧。快樂的感覺轉瞬即逝,可是悲傷的時刻卻能持續地留在心中,轉化成一部份的自己。

你人生中發生過最悲傷的事是什麼呢?讓你最難過的那一件事?

我想了一分鐘,發現我暫時想不太到。我覺得人的記憶力是極差無比的,我不是指那些對事實的記憶,而是對感覺的記憶。無論是好的壞的都一樣,第一次考一百分、第一次拿第一名、第一次牽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分手,這些具有強烈感覺的當下,在若干年後都沒了感覺。就是,你沒有辦法真的回想起來那時候,那時那刻的感覺。你只能用一些「我永遠忘不掉」、「我印象很深刻」的空洞形容詞假裝自己真的記得那個感覺。或者是「我哭了一個禮拜」、「我開心了整個晚上」這些針對事實而不是針對感覺的形容詞。

但我也不是說那些感覺是無法被重現的,總是有幾個時刻,透過一些引線、一些觸發點,可以觸發到極為相似的那種感覺。我覺得生命經驗越豐富的人會越多愁善感大概就是這樣吧,因為隨著經歷過的事情越多,能夠觸發你重現情緒的事件也會越來越多。

我也不排除另一種可能性,那就是我沒有經歷過宇宙超級無敵悲傷或是快樂的事情,所以才會被時間輕易的把感覺給抹除。哪一種是對的,我也不知道,但至少我先用文字把這些記錄起來,以後要驗證自己的說法或是要打自己臉也比較方便一些。

不小心扯得太遠了。不過沒關係,很有我的風格。

現在的所在位置是一個海邊的購物商場的頂樓,上面全部都是「真的」草皮,為什麼要強調「真的」,那是因為這實在是太讓我驚豔了。我原本以為會是假的草皮。如果你腦中沒有畫面的話,你就想像大佳河濱公園,上面有很多父母帶著小孩出來放風箏、野餐,坐在草地上看起來十分悠閒。然後你把這個場景搬到一個屋頂上的大平台。

沒錯,這是我第一次人生中這麼順口的可以把大平台三個字講出來,不是我刻意要搞笑,而是因為用在這邊再適合不過了。就是一個屋頂縮小版的大佳河濱公園的感覺。

而且因為今天是星期日,所以一樓的中庭剛好有 cosplay 的活動,可以看到五花八門、五顏六色、七上八下、朝九晚五的動漫人物走來走去。還有找人上台唱動漫歌曲,我還正好聽出了前一陣子很紅的「你的名字」裡面最紅的那首歌。難得有我聽過的,真是巧。

「走吧,我們去附近晃晃」

雖然說今天這一趟一直走路的旅程,是看似沒有任何目的地跟方向的隨意亂走,但其實我在走的時候都會自己先隨意想一下之後有可能可以到達的地點。所以看起來很巧的「我們好像快到濱海灣了,妳看,過個橋就到了!」其實某種程度也算是精心設計的結果,因為我就是一直偷偷的在往那個方向走。

高中的時候在台北亂走也是這樣的,也在無意之中搞清楚很多建築物其實很近,或者是原來根本就在同一區。那時候的亂走行程幫了我不少,讓我把我們學校跟某間學校附近一帶都弄得很熟了。

在這一刻,我原本想說可以沿著海邊那條路走到聖淘沙那一帶,但看一看科高地圖發現實在是有點遠,用走的應該需要走一陣子。而且都已經晚上五六點了,現在去那邊好像也有點浪費。畢竟那邊是可以讓你一直玩一直玩玩一整天的地方。而且上禮拜我們公司的年度出遊就辦在那,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在那邊玩了活動範圍是半個島的大地遊戲。

我想,我短時間之內都不會想再去聖淘沙了。

新加坡很不錯的一點就是離海很近,近到你會懷疑這到底是海還是河。如果是海的話,感覺不應該這麼輕易到達才對。剛好我們剛剛在的大平台就是靠海的一個建築,就順理成章到海邊走走了。但與其說是海,這邊很多地方感覺跟你走在淡水河畔是沒兩樣的。

放眼望去,海上都是一些運輸貨櫃的輪船,似乎沒什麼特別的。海洋本身則是都同一個樣,你在台灣看是這樣,在新加坡看當然也是這樣。不過,我想可能是因為我不懂得欣賞海洋「本身」吧,我喜歡的不是海洋,而是看海時候帶給我的感覺。如果哪天最新科技可以讓我在看著牆壁的時候也體驗到這種感覺,海洋就會從我的喜愛清單中被剔除了。

『那我們接下來要去哪?』

其實時候也不早了,大概是六七點左右,是個十分適合吃晚餐的時間。我打開了科高地圖看看四周還有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看到過橋的一個地方有私人高爾夫球場,可我沒什麼興趣。但是我的原則一向是「能不走回頭路就不走回頭路」,因為那樣會把同樣的景色看過兩遍。正當我苦惱的時候,抬頭看到橋對面的一棟很顯眼的建築,看起來有點像是高級的 condo。我只能確定應該不是商場。

「那是 condo 嗎?可是又不太像,我在科高地圖上面看到對面是有一個高爾夫球場啦,可是方向不是那個方向耶」

『那我們去看看吧?』

「走!」

這時候聊到的話題,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在新加坡有一台腳踏車該有多好,畢竟我們今天走過的路全部都是腳踏車可以騎的地方。如果有一台腳踏車感覺挺棒的,又可以運動又可以看風景,甚至還可以騎去上班,或其實要環新加坡也不是不可能,至少比環台灣簡單多了。

回家後我還下載了蝦皮拍賣找找看腳踏車,發現超級人少賣,有賣的都是腳踏車的周邊商品,例如說腳踏車公仔、腳踏車扇子、腳踏車圍巾或者是腳踏車的限量發行紀念版專輯之類的,據說買三張還可以跟腳踏車拍照,買五張可以抱著腳踏車合照。看來如果想買腳踏車,我還是自己去一些大賣場逛會比較合適。

前面雖然說是橋,但其實是那種專門給人走的橋,而且距離不長。如果你去過三峽的話,你可能就會知道我在說的橋大概是哪一種。話說,不知道有沒有人做過三峽金牛角到底誰是創始店的企劃,可以去訪問各個店家然後記錄一下他們的故事,感覺是件還滿有趣的事。雖然我有預感最後應該會是各說各話,每一家店都是創始店,但依然是個有趣的體驗。可以整理一下各家的說法跟時間軸,找出矛盾之處來辦個金牛角創始店辯論大賽,勝出的人就可以順理成章稱自己是真的創始店。

走在橋上的時候,無意間瞥見一群年輕人自己帶了食物在橋上的涼亭聚餐,覺得他們真是聰明,這根本就是超低成本的海景第一排景觀包廂。這樣真的很好,又不用怕吵,不用排隊,四處一望都是海洋。

過橋之後,就依照看到的建築物的方向走去,那是個左邊是一塊圍起來的空地,右邊就是大海的羊腸小徑,有種走在基隆和平島或是高雄西子灣岩岸的既視感,都是用水泥跟石頭鋪成的道路。出乎意料的,居然走了沒幾步路,才拐了一個彎就看到前面過不去了。因為這邊跟前面的路有一段大約兩三公尺左右的間隔。中間隔著海洋。如果你硬要跳過去也可以,但如果沒跳成的話…

正當我想說今天就到此為止的時候,剛好看見旁邊的圍欄中間居然有一個大洞,大概就是可以讓一個成年人或者是兩個未成年人鑽過去的大小。世上絕對沒有這麼巧合的事,既然他看起來很像給人鑽的洞、游泳像給人鑽的洞、叫聲像給人鑽的洞,那他應該就是一個給人鑽的洞。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這邊有一個洞欸,我們要…鑽過去嗎?」

『哇!這也太 random 了吧,我是 ok 啦』

random 這個英文單字是我那天印象最深刻的一個詞,因為那天她講了八遍。就是八遍,不多也不少,因為每一次我都有數,還深怕自己忘記所以拿起手機來記。這可能是她那天,或者是她一直以來的口頭禪吧,不知道她自己有沒有注意到。

儘管我一直沒有完全精準的掌握那天她一直使用的 random 這個詞,因為我之前從來沒有在現實生活中聽過有人把這個單字當作形容詞,但我大概能了解她想表達什麼,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既然她 ok,那我當然也 ok 囉,歐歐歐 k 啦,沒在怕的。

鑽過去之後,就是一塊超級大的平地,然後中間有一些樹樹草草,我也不知道這邊為什麼要圍起來,可能是以後要蓋什麼建築物之類的吧。往前走幾步路之後,又看到破了一個大洞的圍欄。嗯,我想這很明顯了,就是要讓你再鑽出去用的。感覺很像入口跟出口的概念,藉由鑽洞來避開那個鴻溝。這麼特別的景點才會有這麼特別的傳送門機制,想一想也是十分合理的一件事。

到這時候,我能肯定一件事。

這趟旅程就是在這一刻,沒錯、就是這一刻,大概就是決定鑽洞並且忽略圍欄上有寫著「危險」兩字的那一刻,變成了走鐘的一趟旅程。其實也不能說是走鐘,只是原本沒有預期之後會有那麼光怪陸離的發展。畢竟我們身處的地方可是新加坡,再怎麼亂走是能走到哪去?

成功跨越鴻溝之後,終於可以繼續往前邁進,美好的未來在等著我們呢!由於這段路是在海邊的緣故,感覺漲潮的時候應該是會被淹起來,因為可以看到地上有積水的痕跡。而且這地方感覺很像當地人才會知道的神秘景點,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我們一樣這麼有冒險精神願意鑽洞穿過來。

當我看到前面有個阿伯正在釣魚的時候,我停下來感受了一下這邊的風、這邊的氣味以及這邊的海。大概有那麼一刻,我覺得我甚至可以帶著筆電來這邊工作一整天。為什麼只有一刻?因為下一刻我就想到這邊沒有網路也沒有電源,粉紅泡泡瞬間被戳破。但這邊給人的感覺的確是很悠閒的,要我一整天都躺在這邊看海看天空我也能夠接受。

大概走了三五分鐘以後,就到了一條岔路。右邊大概走個 200 公尺就是盡頭了,有大約六七個人在那邊釣魚、拍照。左邊的話則是不知道通往哪裡的道路,但至少確定方向是對的,是往當初我在彼岸看到的那棟神秘建築前進。(差點忘記當初鑽洞進來不是因為要看海,而是想要走到那棟神秘建築物一趟究竟。)

短暫停留加上拍照打卡之後(其實沒有打卡,但感覺拍照後面接打卡兩個字很順),就決定繼續朝著目的地前進了。這次的路程比較長一些,而且只有我們兩個人相依為命而已。走了約莫五到十分鐘左右,終於看到了那棟建築。嗯,很明顯的,那就是我在科高地圖上看到的私人高爾夫球場,百分之百就是。我想可能是因為那邊太大了,所以地圖上的地標是標在最北邊,但實際的會館是在最南邊。

但其實這是小事而已,大事是前面沒有可以走的道路了。你只能選擇靠右然後走得更靠近海邊一點,繼續直走到不知道什麼地方。有可能還要穿過前方的那一大片…森林?或者是左轉穿越草地,然後到達…被圍欄團團包圍的停車場。或者是往回走。

但我前面已經說過了,基本上我是不會選往回走這個選項的。因此就選擇看起來最合理的往左走,小心翼翼地避開積水的草地,最後到達了圍欄。圍欄裡邊是高爾夫球場的停車場,裡面有些警衛在那邊守著。這時候我們可以選擇往左邊繞著圍欄,就可以到達警衛那裡。可是到那裡之後,我們跟警衛還是會隔著一條圍欄。或者可以選擇向右走,雖然我們也不知道會到哪裡。

正當我們還在思考的時候,警衛就注意到我們了。我覺得警衛心裡想的一定是「這兩個人在幹嘛,怎麼會在圍欄外面,好奇怪」之類的。在這樣的心理壓力之後,我們就速速離去,走向未知的道路了。

由於旁邊就是圍欄,所以我們也不敢輕易攀爬過去,怕一個不小心誤闖私人土地,還有可能上社會新聞,「新加坡某知名網路公司員工誤闖私人土地遭警方逮補」,這一切都是有可能的,還是小心為上。畢竟我們也才來沒多久,因為這樣就丟了工作雖然能夠留名青史,但仔細想想還是不太值得。成名有很多種方式,不一定要靠這種。

走了一段路之後,終於看到前面有道路了!那種黑底白字的一般道路,看來我們得救了,可以不用再走在超級大的草坪上面。再三確認其實高爾夫球場有兩個圍欄,我們旁邊的那個可以翻過去以後,就翻過圍欄小心翼翼地往一般道路前進。雖然寫「翻過圍欄」看起來很厲害,但是是那種很矮的圍欄,高度大概只到我的腰而已。

這讓我想起我上一次翻東西可能是高中的時候吧。正門的圍牆、側門的圍牆、後門的圍牆,附中東南西北的圍牆我都爬過一遍,最好爬的當然是正門的,因為超級低,可是也會有被警衛發現的風險。最難爬的是後門那邊,在我高一的時候還有學長放一張桌子在那邊讓大家可以踩,只是我高二的時候那邊外面就蓋房子了,沒有辦法再從那邊翻出去。

國中部跟網球場那邊的牆也還不錯,可以藉著踩東西輕易上去,可是缺點就是有點高,要跳下來的時候很不方便,而且要小心書包或是衣服勾到東西。操場那邊的圍牆也不錯,但是非常顯眼,一往操場看就知道你要翻牆,但好處就是離忠孝復興很近,意思是離網咖也最近。但那邊翻出去之後是停車場,要小心一點,之前就有發生過我同學要翻出去結果書包不小心砸到別人車的慘劇。

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從學校外面翻回去,其實我現在已經忘記為什麼要翻回去了,好像是因為要回去點名之類的,但又不能從正門走進去,只好再翻回去。翻牆真的滿有趣的,第一次會有點怕怕,習慣之後就還好,也算是高中的精彩回憶之一。以後如果我有小孩,我要跟他說高中你可以不拿畢業證書,但你不能沒翻過牆。到畢業那天你如果還沒翻過的話,你就不要叫我爸爸。

好,讓我們再把時間點切回翻過圍欄往一般道路前進。

雖然說是一般道路,可是一台車都沒有,甚至連一個人都沒有。是完全一片死寂的地方,這時候就再度拿出科高地圖,發現再往前走會是高速公路之類的地方,感覺那邊應該就有車了。可是當我們走一段之後,發現根本沒有這個東西。說好的高速公路呢?

『你知道新加坡有海底隧道嗎?』

「是喔!在哪?」

『我想,應該就在我們腳下吧』

嗯,很好。原來剛剛地圖上看到的是目前正在我們腳底下的海底隧道。那現在在地平面上的這一條應該是通往私人高爾夫球場的道路之類的吧,難怪一台車一個人都沒有,好像也滿合理的。不過根據地圖顯示,這道路一直往前走還是可以到達有人的地方,真是可喜可賀。

但是走一走之後,突然發現事情不太對勁。原來海邊都是那種石化工廠,所以這條道路除了砂石車以外,我們幾乎看不到別的車,人的話更不用提了,誰會走來海邊的石化工廠?不知道新加坡的消波塊多不多,如果多的話,那這邊感覺是很理想的製作地點。我想,如果這邊可以叫 uber 的話,可能連司機都搞不清楚你現在在哪裡。

因為這邊真的是一個十分詭異的地方。左邊是叢林(新加坡很厲害的地方就是到處都可以看到一堆樹木),是真的那種厲害的叢林,如果你跟我說裡面有住什麼新加坡原住民我也會相信。右邊是石化工廠,再更右邊就是大海了。晚上八點,兩個誤闖的小白兔走在三線道的、沒有人的、只有砂石車會經過的道路。不過這應該也算是恰巧滿足了她想要半夜走在大馬路中間的願望(但可惜之處是那時候不是半夜)。

我想,我們真的來到一個在新加坡難能可貴的地點了,可能連土生土長的新加坡人都不曾來過這裡。

對了,那時候還下起了綿綿細雨,讓整個景象變得更加寂寥。微黃的路燈、綿細的雨絲、飛揚的塵土以及沒有人的道路。

走了大約半小時或更久,終於在一個轉彎之後看見前方有車的高速公路,以及有車的普通道路。回頭看了看,好像石化工廠的旁邊還是類似軍營的地方,因為門口有護欄整個圍住。你就知道我們剛走的地方有多神奇。

只是苦難還剩下最後一關,因為我們走的那方向沒有紅綠燈,所以必須快跑穿越馬路。那個地方真的很神奇,就是一個平面跟高架的交界,大概就是要上高速公路的閘道口吧,所以沒有紅綠燈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總之在狂奔之下,順利抵達對面有紅綠燈的地方。

到此時此刻,順利脫出成功。而這趟出乎意料的石化工廠人煙縹緲道路之旅大概就到這邊劃下了句點。至於之後搭公車臨時起意搭到最後一站不小心多解了一個成就,以及晚餐吃了在台灣排隊排到死但在新加坡好像沒什麼人排的添好運,這些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Written by

重度拖延症患者,興趣是光想不做,有很多想做的事,卻一件都沒有執行。無聊的時候喜歡寫文章,發現自己好像有把事情講得比其他人清楚的能力。相信分享與交流可以讓世界更美好。Medium 文章列表請參考:https://aszx87410.github.io/blog/mediu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