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說過我來新加坡的原因嗎?

薪水變多可以亂花、出國發展的好機會、二轉新加坡菁英、變成佛心的人等等。可是,我想得到的答案並不是這些。我是指,我有說過我來新加坡「真正的原因」嗎?

很好,顯然是沒有。那想必今天會是一個很有收穫的夜晚。

身為一個以一個懶字作為中心思想的人,要離開熟悉的環境前往異鄉生活是需要很大的動力的,就像以前物理學過的靜摩擦力一樣,要讓東西動起來首先需要一股強大的力量,但只要能動起來,之後的動摩擦力就輕鬆許多了。

我的動力不是一台火車,而是一個人。

跟她初次見面是在我僅有的二年大學時光的後半段,也就是休學的前一個學期,還在修滿文課的那個時候。過了兩年,其實滿文也差不多忘光了,還記得去年去北京故宮的時候看見滿文本人,但卻一個字也看不懂,只記得這個開頭好像是 A,這個橫豎好像是 I,但拼拼湊湊之後還是想不起來這個單字是什麼意思,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拼對。應該找時間複習一下我家那本滿和辭典以及滿文講義才對。

儘管現在的我已經滿文功力全失,但其實我人生中的第一個 A+ 就是在滿文課上面拿到的,對外的宣稱是我覺得滿文很有趣(事實上也真的很有趣),但真正的原因,我想你們現在知道了。

有時候,以他人作為動力,遠比以自己作為動力來得有用許多。

我不常主動找人講話。不為什麼,就只因為我懶得跟別人講話,也因為我覺得就算不講話也沒什麼損失。我是那種可以一整天都不講話的人,但我知道有些人不行,只要一天不講話就會覺得渾身不對勁。但我不是那種人,我喜歡安靜,我享受那種寧靜的感覺。我喜歡安靜,因為很好聽。

但因為我用的是「不常」這個頻率詞而不是「從不」,就代表說我「偶爾」還是會主動找人講話。那就表示我那時候一定有什麼事很想要說,或者是我對這個人本身很有興趣,符合這兩個條件其中之一,才能解開我嘴巴的密碼鎖。掰惹威,那是一個四位數的密碼鎖,密碼是多少,我想大家都很清楚了。前兩個字是一樣的,後兩個字也是一樣的。

「不好意思,可以問一下現在幾點嗎?」我小心翼翼把自己剛買沒多久的 Zenwatch 放在口袋,用這個史上最爛但也最有用的開場白開啟了一段緣份。

『啊…我看一下,現在是三點半喔』她先微嚇了一跳,再拿起手機看了看時間。居然是 Motorola 的手機,這年頭用 Moto 的人幾乎快絕種了。

但比起 Moto,另外一件事情顯然更值得注意 — — 她的口音。

「你是僑生嗎?」她的口音不太像台灣人,至少不太像我碰見過的所有台灣人。這不代表她一定不是台灣人,但我認為她不是台灣人的機率比她是台灣人的機率高出許多。以這個口音來說,我猜她應該是馬來西亞人。

『咦!你用聽得就可以聽出來嗎?我從新加坡來的』

事隔多年,一直到我來新加坡以後才體會她那時候的感受。有一次我幫路人照相,我只說了:「一、二、三、耶!」就這四個字,他們就問我說:「你是台灣人嗎?」,我心裡想說:「三小,這樣也可以聽得出來」。想必她那時候的感覺就是這樣。

聽到新加坡這三個字,你會想到什麼呢?在那時候的我,只會想到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是我可能不會愛你,因為其中有一段李大仁跑去新加坡工作了,還有很可愛的喬喬陪他到處玩,以及你是好人也是個壞人的方炯鑌擔任好朋友的角色。

話說我來新加坡以前還特地找出那幾集快轉看了一遍,想說看一下新加坡長怎樣,順便看看有沒有什麼景點。後來發現看完也沒什麼幫助,不如去看愛玩客的旅遊節目還比較有用。

而第二件事就是魚尾獅,新加坡最著名的地標之一。

那時的我只能想到這兩件事。甚至想不到有李光耀這個人,想不到新加坡也有總統,更想不到新加坡其實被日本短暫佔領過。

只要能突破靜摩擦力,之後的事情就好辦了。搭訕也是這樣,就算開口之前超級緊張,只要一開了口,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我已經忘記我們那天後來聊了什麼,但總之,我們就這樣認識了。

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而第二次見面,並沒有看到她的實體,而是只有看到代表她的符號。那天正好是書卷獎名單公佈的時候,雖然想也知道這與我無緣,但無聊嘛,看看名單打發一下時間也好。滑著滑著,就看到了她的名字出現在第一位。

在這麼大又競爭激烈的系裡面可以拿卷一,稱她一聲學霸也不為過,不,學霸還不夠,就叫她學霸霸好了。我這不是在裝可愛,又不是什麼麵麵不要加辣辣,學霸霸多一個霸,只是為了凸顯比學霸還要再霸一個層級。

但如果你這麼跟她說,還順便稱讚幾句「妳怎麼那麼聰明!」之類的話,那她肯定是不開心的。

比起「聰明的人」這個稱號,我相信她會更喜歡聽到「努力的人」,或者她連這個都不想聽到,只想聽別人說她是一個「盡責的人」。

她說拿了書卷完全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在唸書的時候只是抱持著不想被當的心情在念,誰知道成績一出來就變成了榜首?

我突然想起以前的一句玩笑話:「不是我太強,是你太弱」,現在想想,這句話如果從她口中講出來,好像也滿有說服力的。在我看來,她就是一個努力的人。不過我也不是說她沒有天分,天份一定是有的,但到底先天有多聰明我就不確定了。或者,我們可以說她可以這麼努力,也是一種天份嗎?

大家都認同天份很重要,畢竟有些人一生出來就是智商兩百,比我身高還高。但我覺得大多數時候還不用比到天份,只比努力你就比不過人家了。

她是那種作業會乖乖寫完,教科書會乖乖看完,課會乖乖上完的人(其實也沒有,還是偶爾會蹺課)。這背後需要有很大的自制力在支撐。如果沒有自制力會變成什麼樣子?就變成像我這樣。

只有打咖的時候會乖乖打完,看漫畫會乖乖看完,寫廢文會乖乖寫完。那些什麼課程什麼大學什麼成績什麼畢業,都只是浮雲。

我可以把原本預計要看書的一整個下午臨時挪為他用,變成睡覺、看臉書或是看圖奇。但如果她這樣做,那就代表她「原本就預計要這樣做」。簡單來說,就是她規劃好的事情一定會做完。這句話說起來有多簡單,做起來就有多難。

像我以前也很喜歡規劃一堆有的沒的,但我喜歡的是「規劃」這件事情本身,就像做夢一樣,可以夢見自己把計畫執行完之後風光明媚的樣子。可我不喜歡「執行」,所以計畫從來沒有實行過。演變至今,乾脆就不規劃了,這樣至少不會落得「光說不做」的下場。我只要不說就好了,就不會有這個問題。

她的規劃嚴謹完全體現在她的約會上。只要是跟她約,她從不遲到。她對遲到的定義跟大多數人不一樣。因為大多數人通常都有一個容忍範圍,例如說五到十分鐘,如果是重要他人可能會延長到三十分鐘左右。但她的遲到就是辭典上定義的那樣:「到達的時間超過了既定的時限。」

就算是晚一秒,她也不能接受。

但好處就是這她對自己的要求,不是對別人的。對別人的話還是有一定的容許空間,但會在心中默默的扣分就是了。因此只要是跟她出門,我必定提早出門,養成了明明就約早上十點我卻早上九點半就到了的習慣。

像我們這種交通方式是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尤其是公車的人,我覺得約時間不應該定義「一個點」,而是應該定義「一段區間」。因為公車的交通時間實在是太難抓了,你可能會說可是現在有公車動態啊,不好意思,這樣講的人一定沒看過公車動態,我沒見過比公車動態還會騙人的玩意兒。

即將進站顯示了十分鐘都還沒進站;十分鐘後到站發現兩分鐘以後公車就開走了。有人可能會覺得:誰叫你不搭上一班車?當然,我當然可以搭上一班,但是搭上一班車我可能會提早十五分鐘就到了,而搭下一班我可能是遲到五分鐘。如果純粹以數字來講,顯然後者是比較有效率的做法。

所以我主張約時間應該要約區間,例如說九點半到九點四十五。有十五分鐘的緩衝時間,好處就是只要在這區間到,都不算遲到。意思是我搭上一班車也可以,下一班車也可以,都叫做「準時」。如果你想九點半就到的話也行,但我就算九點四十五才到你也不能說我遲到。不過,若是有人把這區間直接解讀為「九點四十五到就好」,那我也無話可說了。

十月八號上午十點,是我跟她第一次約會。至於為什麼我會把這個日子記得那麼清楚,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講到約會這個詞,我以前有段時間一直以為這詞是給情侶用的,直到後來才發現好像只要隨便兩個人出去都可以說是約會,於是我也就人云亦云跟著這樣云了。

那天我們去看了電影「我之前你」,由於是一部愛情成分比較多的戲,看完之後也就理所當然討論到感情。

『你不覺得你喜歡的人剛好喜歡你是一件事很困難的事情嗎?全世界這麼多人,你要先碰到一個適合的,然後你要喜歡上他,他也要剛好喜歡上你,這機率不知道該有多低』

「會嗎?我倒覺得還好啊,不是有很多人一個營隊或是一場活動辦完之後就在一起了嗎?相愛似乎比你想像中的容易很多」

『可能對他們來說是這樣吧,但對我不是。偷偷跟你說,我從來沒有喜歡過任何人,從來沒有過那種心跳加速的感覺』

「哇!妳真是個神奇的人,以前不是學過什麼親密、激情、承諾嗎?我覺得妳應該就是少了激情那一塊,那一整塊都不見了」

她是所有與我討論過感情相關話題的女生當中,感情觀最特別的一個。

特別到我從來不曾想過有這樣的人存在。甚至覺得我的感情觀有點太狹隘了,被童年時的刻板印象偶像劇給鎖住,覺得愛情都是千篇一律的相同形式。

『話說,你可以接受遠距離戀愛嗎?』

「可以避免的話當然會避免啦,畢竟遠距離真的滿辛苦的。很容易就少了溝通,隔著電腦螢幕跟看到本人還是有一段很大的差距」

『嗯,遠距離真的很累喔,我跟我前男友就是這樣分手的』

直到她在講出這句話以前,我都預設她是沒有談過戀愛的。很合理的預設對吧!不是說了從來沒有喜歡過任何人嗎,那怎麼還會有男朋友?

「咦!不是不會喜歡任何人嗎,怎麼會有男朋友」

『在我心中還是會有一個好感分數喔,但無論怎麼累積,都沒辦法進階到喜歡。不過,只要有一定的好感分數,而且對方又很喜歡我的話,在經過深思熟慮考量各種條件之後,我就會願意給對方一個機會,跟他在一起。』

沒錯,我剛剛就說過了,她是感情觀最特別的一個。

「可是這樣子,不是有點奇怪嗎?你又不喜歡他,為什麼要跟他在一起」

『對我來說,在一起就是一系列的權衡之後做出來的決定。喜歡不是一件抽象的事,也不是一件無法解釋的事。只要我願意讓對方能參與我生活的程度多一些,願意跟對方相互陪伴一起走下去,這難道不是一種喜歡嗎?』

「那怎樣的男生你會願意跟他交往?」

『第一個當然是要有一定的好感啦,總不可能跟一點好感都沒有的人交往,再來就是考量其他一堆條件囉,但我這邊說的不是那些客觀的外在條件,而是其他的。例如說跟他交往之後會有的影響等等,只要最後算出來是利大於弊,我就會答應』

「妳真是一個精於算計的人」

『怎麼感覺這句話好像不太算是稱讚,哈哈。但其實一旦我同意交往了,我就會用心扮演好一個女朋友的角色。只要是我覺得對方會因為這件事情而開心,我就會去做。例如說給他驚喜到教室門口等他下課啦,或者是交往紀念日的時候做手工卡片等等的。』

其實這樣聽起來,好像也不錯。但總覺得有哪個地方怪怪的,以我來說,假如我寫卡片,我的動機是:「我想寫卡片,我想紀念我們在一起」,但她的動機是:「因為覺得你看到卡片會開心」,儘管動機不同,但結果確實是一樣的。

不知道,我還是不太知道怎麼描述這樣的差異,但就是很微妙就是了。不知不覺,聊著聊著也快十一點了。

「現在有點晚了,我想今天就差不多了。下次再一起出來晃晃?」

『不要』

不要誤會了,這個回答絕對不是在否決我的提議。這是她的口頭禪,很奇怪的口頭禪對吧!有時候我的一些提議她想都沒想就直接拒絕,第一次的時候我有點嚇到,想說妳也拒絕得太快了吧,但之後才發現原來只是口頭禪而已。

例如說有一次我們在想午餐要吃什麼,繞完百貨公司一圈之後我說了句:「那我們去吃那家日本料理吧」,她說:「不要」,我就只好認命繼續再逛一兩圈,逛完之後問了她:「那妳有沒有想吃什麼?」,她說:「那我們去吃那家日本料理吧!」

嗯,很好。大多數時候,她的「不要」都像剛剛那個範例一樣,只是隨便說說的。我也沒有問過她為什麼,但可能是卓文萱的歌聽太多了吧。

中間還見了幾次面我也記不得了,我也想全部寫下來,只可惜這頁已經沒有多餘的空間。但總之,我們一直密切地保持聯絡。我手機上的 WhatsApp 就是為了她特地裝的,是專屬於她的溝通管道。

而我們的第 n-1 見面是在新加坡,她的家鄉。

時空背景是她為期一年的交換生涯結束,回到 NUS 繼續唸書,而我工作一年之後也恰巧拿到新加坡的工作機會,二話不說就直接答應過來了。

『來新加坡感想如何啊?你英文這麼爛聽得懂我們獨特的 Singlish 嗎?』

「can lah」

不甘示弱我硬是烙了一句簡單的星式英語。之前聽我一個同事講過,新加坡人都不太講 Yes 跟 No,而是用 can 跟 can not,就是中文的可以跟不可以。連用多次有加強語氣的效果,例如說:「明天一起出來玩?」就可以回「can can can」,表明你真的很想出去玩。

但儘管我身處新加坡,用到中文的機會還是比英文多很多。畢竟我們公司有九成的人都會講中文,不講白不講。只有開會的時候跟與外國同事溝通的時候會用到英文而已。我剛來的時候曾經跟我朋友說過,搞不好我來新加坡一兩年之後英文沒進步,倒是中文反而變中國腔了。

『我記得你以前從來沒跟我說過你想來新加坡工作,怎麼突然來了?』

「因為妳啊」

我原本想這麼說的。想投出一顆正中紅心的快速直球,一球入魂。可我沒有。

對她,我從來沒有投出任何一顆球過。原因我自己也還沒搞清楚,但可能是覺得投了也是白投,要不被漏接要不就被三振,畢竟她都已經表明過不會喜歡任何人了,那我再怎麼表示好感也只是徒勞無功。

「就剛好有機會啊,想說來新加坡看看也不錯」,我最後是這樣回答的。

後來她跟我介紹了很多新加坡的景點,說新加坡很小,我可能待半年就膩了。也說新加坡雖然很小,但其實有很多會讓你驚訝的景點(事實證明的確是如此)。觀光客對新加坡的印象只有環球影城、肉骨茶跟動物園,或者是金沙酒店以及濱海灣那一帶的繁華高樓區;殊不知新加坡其實是個有海有山有水的地方。

多虧了這位在地嚮導,帶我跑遍新加坡各個地方,而且還不只新加坡。北至馬來西亞,東至東海岸,南至聖淘沙,西至 NTU,四處都有我們的蹤跡。

在異鄉有一個當地人陪著真的是非常棒的一件事,讓我想到我之前一個人去曼谷自由行的時候,在沙發衝浪上找到一個當地人願意當我一天的導遊帶我走走。

難得有當地人在,當然要挑戰比較困難的景點,我選了離市區大概車程一小時左右的陶瓷島 Koh Kret,途中搭了船,還搭了公車跟人力車,後面那兩者都是我一個人不敢嘗試的交通工具,第一是不知道該在哪裡下車,第二是害怕被當盤子狠狠地敲詐。但是有當地人陪著就很安心。

在島上也嘗試了各式各樣的食物,聽她介紹島上的那些植物以及曼谷的種種。她是個很喜歡日本文化的女生,儘管我極力跟她推薦台灣,她說如果下次再出國,還是會首選日本。那天晚上跟她去吃飯的時候也見識到了為什麼她說日本的食物都沒味道,當看到她碗裡的調味料要比麵本身還要多的時候,你就會懂了。

愈講愈遠了,讓我們把場景從兩年前的泰國拉回近期的新加坡。把鏡頭再度轉到本篇的女主角身上,因為這齣劇裡面最重要的一場戲要來了。

我跟她的最後一次見面,是在東海岸。

我有在我動態上面提過,那是我新加坡最喜歡的景點之一。就像我在台灣的家附近的河濱公園一樣,有人行步道,可以慢跑或是騎腳踏車,唯一的不同點是旁邊就是海,就是沙灘。你只要往右手邊走個二十步,雙腳就會被冰涼的海水給環繞住。

我第一次來東海岸的時候,就知道是這邊了。這邊是個好地方,是適合告白的好地方。

有海洋、有沙灘、有星空、燈光美、氣氛佳、人不多、找不到、更好的、地方了。

一切都按照著我預先規劃好的流程在進行。先去吃個晚餐,吃完晚餐順理成章到附近的東海岸走走,走累了說想找個地方坐下來。而她不知道的是,那個座位是我兩個禮拜前來場勘時找到最理想的座位。

準備就緒,只差我鼓起勇氣開口講話了。

「我有些話想對妳說,但我怕我待會腦袋一片空白講不好,沒辦法完整表達我想表達的意思。所以,我把想講的話都錄在這捲錄音帶裡了。妳按下播放鍵就知道我要講什麼了」

『什麼啦,很神秘欸你』

我要事先聲明,把告白錄成錄音帶絕對是原創的點子,不是因為致敬最近很紅的一部美劇漢娜的遺言(滿好看的,大家趕快去看)。更何況我錄的時候根本不知道這部美劇的存在。這個點子其實我想嘗試很久了,但一直都只是個點子而已。

這個計畫最困難的一部分就是找錄音機,因為基本上現在已經很難買到這種東西了。我是從淘寶上面買來寄到新加坡的,不愧是淘寶,什麼東西都有,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

自我感覺良好的敝人認為錄音帶是個絕佳的點子。因為告白的時候太緊張導致不知道要說什麼是很常見的事情,就像演員忘詞那樣。用寫的話也可以,但你就不知道對方目前看到哪裡,而且字太醜可能對方也看不懂。先寫好然後再當場唸稿當然也行,但我總覺得這樣怪怪的,好像對方是來看你參加演講比賽一樣。

錄音的過程比我想像中的困難許多,也容易許多。

困難的點在於我錄的時候他媽的像個智障一樣。身為一個寫廢文長大的人,寫出來的告白台詞就跟我平常寫廢文差不多。把自己寫的廢文念出來還真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一堆矯揉造作的詞念了就覺得實在有夠羞恥。有時候語調還會不小心太像在唸稿,顯得很沒有誠意。

容易的點是你只要能突破自我,把前面幾句唸順之後,後面就都沒什麼問題了。我錄了兩次就錄完了,而且錄完之後自己從來沒有聽過第二遍,因為太羞恥了,完全聽不下去。

『好,那我放囉!』

我要摀住耳朵,我不要聽。

「嗨!我有些話,想對你說。我思考了許久要用什麼方式,直接講的話一定會漏掉一大堆想說的,不行。用寫的字太醜會被扣分,不行,於是就決定用現在這種形式了。把自己想對你講的話,全部錄起來。

每個人都有一套獨特的方法,去衡量自己到底喜不喜歡一個人。當然,我也有我的。

當我看向海洋,看向星空,看向夕陽的時候,心裡會想到的那個人,會想跟她分享的那個人,就是我的答案。而我那個想分享的人,就是你。『阿,如果你也在這邊就好了』,看著風景的時候,我總是這麼想的。

如果你問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很抱歉,我回答不出來。對我來說,感情不是一瞬間的事,而是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當發現的時候,已經累積到一定程度了。

從我看向前面這片海洋,發現第一個想到的人是你的時候,我就知道:阿,完了。

以前太過天真,總是在愛的濃烈之時將明知道不可能達成的諾言輕易說出口,而現在我知道我唯一能給的承諾就是:我會陪著你,我會讓你知道有我在,難過的時候有我在,開心的時候有我在,需要有我在的時候,我都會在。

妳曾經問過我,有沒有在明知道不可能的情況下卻還是告白了、為什麼?我那時想了很久,沒有答案。

但我現在有了。對我來說,儘管有極大的機率不會成功,我都願意去試一次。因為我不想讓自己後悔,我不想讓自己在三五年後回顧過往,才悔恨當初為什麼沒有勇敢嘗試一次。

就這麼一次而已,沒有理由不去嘗試看看。就算失敗了也沒什麼,就只是把可能性從 0.1 變為 0 而已。儘管機率很小,但仍然值得一試。就算失敗了,我又不脆弱,何況那算什麼傷。比起受傷,我更怕的是沒有好好表達自己的心意,沒有勇於嘗試過。

最後,有幾句話我想親口說。我們把鏡頭交給現在應該很緊張的,在你身邊的那個人 — — 沒錯就是我本人」

照著擬定好的腳本,錄音機裡的我把話語權交給現在的我了(請問錄音機裡的我跟現在的我是同一個我嗎),接著就是把自己練習過無數遍的台詞講出來就好了吧,我可以的我可以的我可以的我可以的我可以的我可以的我可以的我可以的。

「我喜歡妳。我想跟妳在一起,我想當妳男朋友,妳願意給我一次機會嗎?」

問句脫口而出的那一瞬間,我似乎想到了什麼,而她似乎也想到了相同的東西。我看著她,她看著我,不約而同的笑了出來。

『不要』

她是這樣回答的。

她總是這樣回答的。

Written by

重度拖延症患者,興趣是光想不做,有很多想做的事,卻一件都沒有執行。無聊的時候喜歡寫文章,發現自己好像有把事情講得比其他人清楚的能力。相信分享與交流可以讓世界更美好。Medium 文章列表請參考:https://aszx87410.github.io/blog/medium

重度拖延症患者,興趣是光想不做,有很多想做的事,卻一件都沒有執行。無聊的時候喜歡寫文章,發現自己好像有把事情講得比其他人清楚的能力。相信分享與交流可以讓世界更美好。Medium 文章列表請參考:https://aszx87410.github.io/blog/mediu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