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士堯傳女友篇

「欸,我有跟你說過這邊的全家妹妹跟路易莎姐姐很可愛嗎?」

俗話說的好,沒圖沒真相,有圖是改圖;發文不附圖,此風不可長。但就真的沒圖,所以我只能再找時間親自去朝聖了。

『有啊,我有在臉書上看到。那我有跟你說過,我們現在吃的這間店就是「那間店」嗎?』

「靠腰,原來這就是那間店喔!」

沒錯,秉融,這就是那間店。就是那間大家一起趁你不在的時候來吃 420 寢聚(儘管法律上 420 始終只住那兩個人)的火鍋店。

我也忘記那一天到底為什麼會有這個聚會了,但總之事情就是發生了,而且還是三四年前的時候。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趁秉融不在,來吃飯吧!」的這個提議,應該是那位伊梓帆你的室友提議的。

那時候這間店的牆上還掛著老闆跟他老婆的婚紗照,火鍋的種類也比現在更多一點。至於現在為什麼婚紗照不見了,我也不知道。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可以問問看老闆。還有,在這邊的斜對面其實曾經開過一間牛排店,跟這間店有點淵源,也是走相同風格的。我有帶我媽去吃過一次,他是主打乾式熟成牛排,吃起來的味道普普通通,所以並沒有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象。大概兩三個月後我再經過,就沒看到這間店了。

話說,420 是我大學時期很重要的一段回憶(畢竟「大學時期」對我來說,其實只有短短的一年半而已)。420 是水源 BOT 宿舍的房號,但不是我在住,而是我另外兩個大學同學在住的。雖然說 BOT 禁止訪客過夜,甚至連拜訪都要登記,但畢竟一山還有一山高,得來全不費功夫,真的要抓的話其實也很難抓。

總之呢,法定上 420 只住了兩個人,但是在某一段期間,我跟陸士堯也拿了那邊的長期居留簽證,把那邊當作自己的第二個家。顧名思義,水源 BOT 就在水源校區那邊,而水源校區又是哲學系系館的所在地,當系上的必修與總區的課之間有空堂的時候,就是個十分適合去 420 QK 的時機。至於待了之後就懶得離開,導致翹了很多課,這個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 420 的時光都過得特別快,我懷疑那邊的時空跟別的地方有點不太一樣,就像在我家就會變得特別魯一樣,這絕對不是人的問題,而是環境的影響。水源的禮客一樓有一間「即品網」,專門賣便宜又快過期的零食(可惜已經倒了),那時候的 SOP 標準作業流程就是:系館 -> 即品網買零食 -> 到 420 吃零食耍廢 -> 上課(或翹課)-> 回 420 -> 過夜。

不是每天都去那邊過夜,但我記得過夜的次數還滿多的,都是晚上大家一起用筆電在網路上看個電影,然後邊聽陸士堯一直發表高見(我大部份時間都一直在笑)邊入睡。平常有空堂在那邊休息的時候,看看文軒用筆電在召喚峽谷(被)大殺四方,偶爾我也自己下去打個幾場,或是躺在床上很魯的一直滑手機,或是看陸士堯很認真的在那邊聽寫他的英文作業。

在那邊的時光特別容易消磨,往往一回神就發現已經晚上了。曾經我一度想說這樣的生活實在是太廢,帶本電腦書去那邊放著,在有空的時候還可以翻翻看,讀點書。最後我只讀了大概兩三頁,就徹底忘記這件事了。這個故事給我們的啟示是:人啊,不要逞強比較好,承認自己的懶惰會比努力抵抗輕鬆得多。

儘管已經很久沒回去那裡了,但此時此刻我心中仍然可以勾勒出那裡的輪廓,而且是很清晰的那一種。

「先別管那個了啦,你有看到張正昕的動態嗎?」邊等待火鍋的到來邊滑手機的婷羽打斷了我的回憶小劇場。

好奇的我們立刻拿起手機開始搜尋他的動態,內容大意大概是他作夢夢到了陸士堯在北方交到了一個女朋友,而且居然不是金髮碧眼的外國人,而是台灣人!

「不可能啦!」身為魯三人之首的秉融率先發難,大家都是魯魯好夥伴,怎麼可以就這樣脫魯不說,叫其他的成員應該如何是好。

「皇翔鷹都可以準時畢業了,還有什麼不可能?」不愧是有錄過節目的佳勳,說話一針見血,直指要害之處。大家聽一聽想一想也覺得滿合理的,這麼多不可能的事情都發生了,好像也不差「陸士堯交女朋友」這一件事。

我開始想像,如果陸士堯交女朋友的話,應該會長什麼樣子。

雖然說證據不是很足夠,但應該會是個看上去就很有氣質的女生。此一推論並非空穴來風,而是來自於我手上僅有的兩個客觀事實,第一個是桂綸鎂是他很喜歡的女明星,第二個是某年暑假他口中一直不斷喊的:「妍琇」(為保護當事人,姓名已經做過馬賽克處理,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僅憑著這兩個線索,實在是很難完整推論出會是怎樣的一個女生,但我已經盡力了。如果是秉融的話就簡單多了,把他喜歡的那些日本女明星加一加應該就是了,喜好一覽無遺。

「雖然說只是夢而已,但會不會在去俄羅斯之前,其實陸士堯在台灣偷偷藏了一個女朋友?」名偵探佳勳大膽假設,但好像也不知道要怎麼小心求證。

「阿!你這樣講,我好像有點印象,我們之前在總圖那邊打工的時候,他對一些女生都會特別溫柔」沒錯,如果說想找一些線索的話,那跟他一起在總圖打工過的凡煙學姊想必是最有可能知道的。

『可是,那些女生是不是都長得滿可愛的?』

「對」

『那就很正常了,他對可愛的女生都是這樣』

「也是」

語畢,大家默契一致的點了點頭。

「那有沒有可能可以從他玩的遊戲暱稱找出一點線索?例如說:Oo堯愛XoO 之類的」天外飛來一筆的稟宬提出了天外飛來一筆的想法。

「那你以前的遊戲暱稱叫什麼?」秉融問。

「…忘記了」大概猶豫了三秒,自己的嘴角偷偷上揚之後,稟宬心虛的給出這樣的回應。

「你只是因為太中二不敢說吧!但我們也不知道陸士堯的遊戲暱稱是什麼」

正當大家的推論都陷入瓶頸的時候,有新角色登場了。

「嗨,大家好,我是奇融」

傳說中的秉逸出現了。上一次看到他的時候已經是兩三年前去台南玩的時候了。從那之後就沒見過他了,只有一直聽他哥講述各種關於他的好話跟壞話。秉逸,有這種哥哥,真是辛苦你了。

『咦,你怎麼會來?』

「我等等要幫我哥搬東西」

好,總之就是做你哥的工具人。我昨天才剛幫秉融搬完他那一堆藥寄回台南的書,足足有二十公斤重。搬完之後我的手酸了整整三天,有種重溫以前做重訓的感覺。那天唯一的收穫大概是發現了新郵局姊姊。

「你們剛剛在聊什麼?」

『沒有啦,就張正昕說他夢到陸士堯交女朋友,我們在聊這件事情』

「阿?你們不知道嗎?我上次在學校有看到陸士堯牽著一個女生啊!」

為什麼?為什麼突破盲點,讓事情有了一百八十度大進展的關鍵角色會是秉逸?而且,秉逸不是念陽明嗎,為什麼會在他的學校看到?

「你給我說清楚喔!」哥哥下令了,弟弟不得不從。

「不是啊,就我有一天在學校的時候看到陸士堯跟一個物理治療系的同學牽手走在一起,我跟那同學也不熟,只有修過同一門課,所以就有點印象而已。我一開始只想說這個男生怎麼那麼眼熟,直到從遠處看到他偷偷拆了我們教室外面的擺設,我才確定他真的就是陸士堯」

「如果是物理治療系的話,不覺得整件事情都串起來了嗎?」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名偵探佳勳提點我們之後,大家大概都可以想像的到應該是怎麼一回事了。

『你是說,陸士堯因為長期運動姿勢不正確,所以到某間診所之類的看診,剛好碰到這位物理治療系的女同學在實習,省略掉中間不知道為什麼會相愛的情節之後,就順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沒錯,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在一起了,但我的想法差不多就是這樣」

天阿,原來就是這樣。一切看起來不可思議的事情,都在秉逸提供的突破性證據之下解了開來。沒錯,就是這樣,非常合理。雖然不知道陸士堯怎麼追到那個女生的,但如果那女生是物理治療系的,的確很有可能跟陸士堯直接的接觸到。只是,陸士堯有那麼會追女生?

「阿,還有一點我覺得很奇怪。在牽著那女生的手的時候,陸士堯的表情看起來不太一樣,而且他的殺氣也不見了。我感覺到的是…很文靜的氣質。」秉逸回想起那天的情境,疑惑地說。

奇怪,很文靜的氣質的確不像陸士堯會有的東西。可是,根據秉逸的描述,那個人應該就是陸士堯沒錯啊。怎麼可能有一個人是陸士堯又不是陸士堯,除非他的肉體跟靈魂是可以分開的,除非他的靈魂…

『啊!那不就是宣文嗎!』我恍然大悟地說。

沒錯,一定是他,一定是他!雖然說上一次見到宣文已經是三年前的事,我都差點忘記這個人了,但經過秉逸這麼一番提醒,我想起來了。就是那個,住在陸士堯體內的靈魂:陸宣文。陸士堯交女朋友,的確會讓大家大吃一驚,但若是陸宣文交女朋友,就不讓人那麼意外了。畢竟宣文的氣質跟談吐都是如此出眾。好久沒看到他了呢!

「那你有沒有沒那女生的臉書?」秉融秉持著沒圖沒真相的精神,想要一探究竟。

「有啊,你看」

跟我想像中的有八七成像,是個看起來就滿有氣質的女生。宣文不愧是宣文,居然交了一個這麼可愛的女朋友,真是令人羨慕呢!祝福你,宣文。下次回台灣的時候記得帶女朋友一起出來吃頓飯啊,假如那時候還沒分手的話,呵呵。

「奇怪,為什麼我覺得有點眼熟…」秉融啊,可能是你看過的妹子太多了,所以才會覺得有點眼熟。或是搞不好跟你喜歡的某個女明星長很像也說不定。像我就完全沒看過這張臉,但今天看過之後,我應該會記得好一陣子。

「她之前好像說有時候會來中永和打工,說不定你真的看過她本人」

『等下次陸士堯回台灣的時候逼他帶女朋友一起吃飯不就好了,來啦大家吃火鍋』

聊天聊太久,火鍋的湯都差不多被煮乾了,甚至有些料還沒煮到,要請老闆加湯才行呢。這間火鍋店的料其實從以前到現在一直不斷在改變,有一陣子還有老闆特地請朋友做的什麼「很像豆花的豆腐」在上面,但今天吃的時候已經沒有了。在更早之前我記得牛奶鍋是有蝦子的,但現在也沒有了。我想,應該是因為一例一休的緣故吧!

成功解開謎底之後,那天的話題就從陸士堯身上跳開了。大家聊我在新加坡的生活,聊哲學系上其他人的近況,聊佳勳錄的節目內容。這場秉融歡送會,應該算是圓滿順利結束了吧,至少得知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欸,要不要等等一起去全家買個東西」吃完火鍋之後,秉融這樣對我說。雖然說我沒有什麼好買的,但我懂他的意思。醉翁之意不在酒,全家之意不在家。我點點頭。

「歡迎光臨,現在麵包買兩件有打折喔!」

原來這就是傳說中可愛的全家店員,果然名不虛傳,是真的滿可愛的。我個人覺得她不做作,笑的又自然,散發一股特別的氣質。

可是,奇怪了,明明今天才來朝聖,我怎麼覺得好像看過她。

『欸秉融,我怎麼覺得她有點眼熟…』

秉融再仔細看了看店員,突然瞪大眼睛,大罵了一聲髒話。

「幹!」

Written by

重度拖延症患者,興趣是光想不做,有很多想做的事,卻一件都沒有執行。無聊的時候喜歡寫文章,發現自己好像有把事情講得比其他人清楚的能力。相信分享與交流可以讓世界更美好。Medium 文章列表請參考:https://aszx87410.github.io/blog/mediu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