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啦!臭雜碎」

無論是從誰的口中說出這句話,在我們的心裡有而且只有一個名字漸漸浮起,最後深刻的烙印在我們腦海之中--陸士堯。

這句家喻戶曉的口頭禪正是陸士堯的經典台詞,雖然他本人也察覺到以後絞盡腦汁想要產生許多變種(像是混蛋,臭婊子之類的),但為時已晚,再加上他的台詞永遠都只有那幾句,自然而然成了大家熟知的對象。甚至,他還曾經把雜碎這個詞用在哲學系高人氣的「野生的隊長」身上,絲毫不畏懼她的廣大粉絲,可見陸士堯的囂張與傲慢。

陸士堯可以說是暴力與無禮的完全綜合體,以數碼寶貝來比喻就是暴力的究極體,以神奇寶貝來比喻就好像99等水箭龜那樣的程度。當然這裡面一定另有隱情,不然一個人怎麼可能用這樣的行事風格行走江湖多年,卻尚未得到法律的制裁?一個人怎麼可能剛出生就如此傲慢無禮?

如果要了解陸士堯這個人,就必須了解「陸宣文」,就像要講述柏拉圖以前總是會提到蘇格拉底一樣;但是陸士堯跟陸宣文的關係並不像他們是師生,更精確的來說,陸士堯跟陸宣文就是同一個人,陸士堯宣稱陸宣文是他以前的名字,他只是改了一個名而已,這個乍聽之下頗有道理的理由雖然瞞得過眾人,卻瞞不過我銳利的雙眼,真相是--陸士堯跟陸宣文,其實是兩個不同的人格。

至於這個人格是怎麼產生的呢?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先從陸宣文這個人開始講起好了,他的個性如何?雖然大家都不喜歡邏輯,但是相信學過的東西至少還記得一點,記得Negation吧?只要在陸士堯前面加個Negation就是了,換句話說,陸宣文 = NOT (陸士堯)。陸宣文是個上進的好青年,溫文儒雅,彬彬有禮,課業的表現也十分突出,對女生溫柔體貼而且幽默大方,自然而然成了班上的風雲人物,也深受女生的喜愛。

故事要從陸宣文小三那年開始說起,陸宣文念的國小兩年分班一次,小三是個尷尬的年級,跟前兩年認識的同學剛分開,又要開始認識新的同班同學,不過對陸士堯來說這完全不是問題。在每個人的童年,總是會存在那麼一個小男孩或是小女孩,見到他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又會時時刻刻在意他的一舉一動;這就是我們對於愛情的萌芽,也可以說是最早的戀愛。

當然,在陸宣文的生命裡也有著這樣的一個特殊的人,那是個可愛的小女孩,由於我不太清楚她的名字,所以就勉強稱之為「道」吧!這個「道」阿….沒有啦這個稱呼好像太過於奇怪,還是用笑話裡面很常出現的「小美」來代替好了。小美其實從小一開始就跟陸宣文同班了,但是由於她有點害羞的個性,所以總是只能躲在一旁默默看著班上的風雲人物陸宣文,而最近最令小美開心的一件事就是上天眷顧著她,又可以跟宣文同班兩年。

那我們的宣文是怎麼想的呢?雖然總是有源源不絕的女生在身邊打轉,但是他從小二開始漸漸注意到那總是在暗處偷看她的小女孩,說起來也奇妙,久而久之竟然就這樣日久生情,慢慢的喜歡上小美。

這兩個人除了偶爾在班上碰見會禮貌的打個招呼以外,私底下其實並沒有任何交集,小美雖然暗戀宣文許久,但是勇氣也慢慢被磨光,再加上宣文身旁有那麼多的花花草草,自信不足的小美也不敢靠近宣文。宣文雖然也喜歡小美,但是卻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愛意,況且那時年幼無知的他並不知道這就是愛情,再加上彬彬有禮的宣文不像其他幼稚的小男生會藉著捉弄女生來表達自己的感情,於是文宣也只能默默等著,等著一個機會。

這天,是他們熟識的開始。

還記得那時的天空灰濛濛的,從早上的天氣就可以感覺到放學時將有狂風暴雨到來,而忘記帶傘的小美下課時間跑到走廊的公共電話,插入當時最流行的電話卡打了通電話給媽媽,但是礙於工作的關係不幸的沒有辦法幫她送傘來。經過一整天的課程,終於到了最後一節課,滴答滴答….,開始下起來了毛毛雨,憂心忡忡的小美只好不斷祈禱放學時會雨過天晴,也偷偷在上課的時候做了幾個晴天娃娃,希望這樣能有用。但是事實剛好相反,放學時雨反而變得越來越大,稀哩嘩啦劈哩啪啦的一直下一直下,眼看同學一個個的離去,沒有傘的小美只好呆呆的站在離校門口不遠的地方,默默看著校門卻無法踏出一步,這個時後突然有人從背後輕拍了她的背,「這給妳吧!」

我們帥氣的男主角宣文像偶像劇劇情一般來了一個英雄救美,一說完這句話就拿書包擋雨,急急忙忙的跑回家去了,留下錯愕的小美。而小美看著宣文的背影,也慢慢的回過神來,撐著這把「愛心傘」慢慢的走回家。

「撐著這把傘,就好像宣文在我身邊保護著我」

「不知道她有沒有因為這樣而感動呢?小美,妳感受到我的用心了嗎?」

突然其來的大雨再加上剛好沒帶傘的小美,這一切都太過於巧合,因此筆者懷疑這就是漢代董仲舒天人感應理論的效果,小美跟宣文的感情遲遲沒有發展,而他們對彼此的愛感動了天,所以天才下起這場雨給宣文一個表示愛意的機會,而宣文也好好的把握住了。

經過這次的事件,小美藉由隔天還傘的機會趁機跟宣文有了互動,兩條平行線竟然有了交叉點,而這一互動就是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互相喜歡多年的兩人立刻交往。

沒錯,宣文小三就有了一個女朋友,可以說是人生勝利組。也因為這樣,宣文特地把他在遊戲裡面的暱稱取名為「乂罪i小美乂」,來表達自己的情感。

小美最喜歡的,就是看著宣文畫畫。宣文從小就開始學習畫畫,而他的畫圖功力也領先其他小孩一百年,但是他卻堅持不參加畫圖比賽,他說,

「我畫畫不是為了得獎,而是為了重要的人」

這也是為什麼小美收藏每一幅宣文送她的作品,甚至表框掛在家裡的牆上,把整個屋子都掛滿了,掛在浴室的還要經過特殊的防水處理。

故事到了這個階段,也差不多該到起承轉合的「轉」了。

好景不常,過了熱戀期以後,燃燒過小美跟宣文的愛火慢慢的熄滅,而且在此同時殺出了一個程咬金--阿堯。

阿堯就是大家記憶中典型的壞孩子,非常喜愛捉弄女生,上課也不好好的上,每天來學校的目的就是看著班上的女生們被他嚇的花容失色,他便感到大大的滿足。

阿堯慢慢的厭倦了每天都對同樣那些女生做同樣的事,每次那些女生都是同樣的表情同樣的尖叫,一點趣味都沒有。身為一個壞孩子中的壞孩子,也就是壞孩子之王,阿堯決定把目標放在人人稱羨的情侶檔上面,沒錯就是小美。

阿堯開始無所不用其極的整小美,像是偷偷在她課本上面亂塗鴉,或是搶走她的書包到處亂跑,甚至把鉛筆盒打開,將裡面的文具從四樓倒下去。這個時候你可能會認為,那宣文在哪裡?他不是應該要保護她嗎?身為一個柔弱的書生,宣文自然不可能跟阿堯定孤支,因為那是穩輸的一場比賽,所以宣文只能用好學生最熟悉的手段,

「你再這樣欺負小美,我要跟老師講喔!」

但無可奈何的是,阿堯的老爸是家長會長,而且跟校長的關係匪淺,上次阿堯回家還看到校長跟他爸睡在同一張床上呢!所以學校的老師大多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縱容阿堯的胡作非為。

說也奇怪,小美不知道是不是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時間一久,竟然開始對阿堯慢慢有了不一樣的情感,而且在小美最無助的時候,宣文卻還是只能使出他的「我要跟老師說喔」,對小美一點實質的保護都沒有。小美開始漸漸厭倦了,厭倦了軟弱的宣文,到最後拋棄了他。

他們分手分的十分慘烈,癡心絕對的宣文那天拿著剛畫好的畫給小美,無情的小美就這樣直接把畫撕成兩半,

「我們一刀兩斷吧!從此以後你走你的華容道,我走我的新北大橋」

「不,為什麼你要這樣對我!我有哪裡做錯的我可以改啊」

「你太軟弱了,我不喜歡軟弱的男生」

隔天小美就跟阿堯在一起了。

傷心欲絕的宣文腦中一直迴盪著「我不喜歡軟弱的男生」這句話,行徑做為開始變的越來越奇怪,原本溫和的脾氣漸漸變得暴躁,好好先生的個性也逐漸消失殆盡。這個時候宣文的心理產生了微妙的變化….

「為什麼我會這樣?我明明脾氣很好的阿」

「哈哈哈哈!臭雜碎!因為那不是你阿」

「你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是誰?你還不懂嗎,雜碎!我就是你阿」

「不可能,我不可能會是這樣的人」

「你還記得小美那個雜碎那時候說什麼嗎?所以才有了我出現,我是來幫你的」

「幫我?」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你沒聽過嗎?只要變得跟阿堯一樣雜碎就能擄獲女人的芳心」

「那我應該怎麼做?」

「退下吧!讓我掌控你的身體,掌控你的心靈,你這樣默默看著就行了」

從那天開始,宣文就有了截然不同的性格,或者說,有了跟阿堯很像的性格,而宣文的畫畫風格也開始變的血腥與暴力,口頭禪則是把雜碎之類的詞掛在嘴邊,但是阿堯的家人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他的媽媽只認為「我們家宣文很乖的,一定是交了壞朋友」。

直到有一天,

「媽,我想改名」

「為什麼?宣文不好嗎?」

「我不喜歡」

「那你想改什麼?」

「阿堯!不對…陸士堯!」

這就是陸宣文的結束,同時也是陸士堯的開始。

陸宣文呢?或許他還存在陸士堯的心中,或許他已經消失不見了。

但是我相信他一直存在著,我相信那個善良的宣文,是絕對不會消失的。

Written by

重度拖延症患者,興趣是光想不做,有很多想做的事,卻一件都沒有執行。無聊的時候喜歡寫文章,發現自己好像有把事情講得比其他人清楚的能力。相信分享與交流可以讓世界更美好。Medium 文章列表請參考:https://aszx87410.github.io/blog/mediu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