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Jake Charles on Unsplash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睡眠呼吸中止症」這個症狀?我的話,似乎以前就有聽過這個症狀,但直到幾年前才發現它跟我想的不一樣。

我原本想的是怎麼樣?就跟症狀的名稱一樣,不就是睡覺睡一睡呼吸會停止嗎?那我不可能有這個症狀吧,我晚上又不會因為呼吸不到空氣就突然驚醒,智慧型手錶也說我的睡眠品質 OK,沒什麼問題。

或許就是對這個疾病的錯誤認識,才導致我這麼晚才發現自己有這個疾病。

意料之外的「驚喜」

2020 年 2 月,疫情還沒有完全爆發之前,我因為扁桃腺發炎的關係連續看了兩三次的醫生都看不好,維持著看醫生完吃藥,吃藥完沒事,停藥後過兩三天又復發的循環。

無奈之下只好從小診所轉往附近的雙和醫院,希望能在那邊有更進一步的發現,治好我的扁桃腺發炎。在那邊的耳鼻喉科看病時,醫生用了內視鏡檢查我的喉嚨,說發炎跟壓力也有關係,可能是最近壓力比較大才會一直好了又復發,要多注意一下。

除此之外,也順便問了我說:「那你平常會打呼嗎?」

會,而且是最吵人的那種。

打呼的人都是從別人那邊知道自己會打呼的。以前在當兵的時候,有天早上我周遭的鄰兵在討論昨天晚上的奇怪聲音,「你們有聽到昨天那個唧唧唧的聲音嗎?聽起來像是磨牙,但我試好久都不知道那種聲音怎麼發出來的」、「有啊,還有打呼的聲音,超大聲」、「對啊,超級吵的」

接著我說:「有嗎,我怎麼都沒聽到」

我想,兇手是誰已經很明顯了,打呼加磨牙,絕對是最吵的那種。

醫生說剛剛在看內視鏡的時候,發現我的扁桃腺比較肥大,可能會有睡眠呼吸中止症的問題,跟我說可以去睡眠中心排個檢查測測看。我覺得做個檢查也無妨,當天就去排了檢查,因為那時候還沒開始上班,所以隨叩隨到,大概過了兩三天就接到醫院的通知,問我當天晚上可不可以去做檢查。

2020 年 3 月,我就去做了睡眠檢查。

睡眠檢查是這樣的,簡單來說就是在醫院睡一個晚上,大約九點半左右要報到,報到之後填個資料量個血壓跟身高體重,就可以準備開始睡覺了。

醫院會準備一個病房給你,跟一般的病房差不多,接著為了要偵測你的各種數據,在睡覺前會在你身上貼上一大堆線,鼻子也會戴一個東西來偵測呼吸的狀況,為了數據的準確性,在頭上會塗一些腦波膏,腳跟胸也都會貼一些東西。

如果半夜想上廁所的話,會教你怎麼把線拆掉再裝回去,真的不行的話就是按鈴請護理師過來(真的辛苦他們了),不一定要九點半就睡,但因為檢查要睡滿一段時間才行,所以不建議太晚睡,我的話則是十點左右就睡了。

因為身上黏了一大堆東西,翻身時也很明顯有線在干擾,怕線被弄掉導致數字不準確,我就沒什麼翻身,睡的也不算太好。大概半夜兩點左右醒來一次,繼續睡以後五點多又醒來,再來就睡不太著了,一直到快六點會被叫起來,檢查就到這邊告一個段落。

因為頭上有塗腦波膏會弄到頭髮(滿黏的),所以可以選擇在醫院盥洗完再離開,而我的話則是直接回家盥洗。

我整個檢查都是在中和的雙和醫院做的,那邊一個晚上看起來最多可以排 4 到 5 個人左右,要先去掛號看耳鼻喉科或其他相關的科別才能排睡眠檢查,基本上全額健保給付,自費的部分好像是 200 元左右,但那是因為要買一個一次性的戴在鼻子上偵測呼吸的東西。

過了兩週之後回醫院看報告,在衡量睡眠呼吸中止症時有一個指標叫做 AHI(Apnea–Hypopnea Index,睡眠呼吸中止指數),基本上是每小時內睡眠呼吸中止的次數,5 以內算是正常,5~15 輕度,15~30 中度,高於 30 就是重度。

而醫生嚇到了,我也嚇到了,因為我測出來的 AHI 是 60,突破天際。

從那一刻開始,我才在醫生的指導下認識這個症狀。

睡眠呼吸中止症是什麼?

其實大方向就跟我開頭說的一樣,睡覺時呼吸中止,而根據成因分成不同類別,最常見的是阻塞型的睡眠呼吸中止症,是因為上呼吸道塌陷導致呼吸道被堵住,然後就吸不到空氣了。

而我自己覺得的重點是:中止的時候你完全不會知道

這一切都是你的大腦(或是腦幹,我不確定,總之是腦)在處理的,吸不到口氣幾秒以後會開始缺氧,你的大腦就會發現,接著就會強迫你的身體開始再呼吸,因此整個晚上都處於一直缺氧然後強迫呼吸的循環之中,但是你不會醒來,所以你不知道。

這一切的一切你都沒有感覺。

會造成的影響是早上醒來時可能沒什麼精神或是會想睡覺(但這不是大家都會這樣嗎?所以我才說沒感覺),而我覺得最可怕的是這是一種慢性疾病,長期下來會增加高血壓、中風等等些心血管疾病的機率,也會影響記憶力。

「睡夢中的殺手」,這個對於睡眠呼吸中止症的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所以我覺得除了睡眠檢查以外,你很難知道自己有睡眠呼吸中止症,因為你自己完全沒有病識感。

再來講回之前看醫生時提到的打呼,打呼大概是最有效能發現這個症狀的途徑了,打呼的成因就是呼吸道阻塞所以才發出鼾聲,而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狀況就是打呼打一打之後,會完全沒聲音(因為呼吸中止了),接著又突然大吸一口氣之後開始打呼(大腦強迫呼吸),一直循環這個流程。

如果你的枕邊人有這種現象或是很常打呼的話,強烈建議去醫院排個睡眠檢查。做過睡眠檢查以後,我就不相信智慧手錶的睡眠檢測了,那些都太淺了,在你身上接一堆線跟儀器才是真的檢查。

治療

第一種治療方式顯而易見,就是從成因去下手。

有些人的成因是因為太胖,減肥後會比較好,而我的話是因為扁桃腺肥大,所以切掉以後可能會比較好。說「可能」是因為這也無法保證,搞不好還有其他因素導致了這個結果,不過切掉後至少應該能改善就是了。

第二種治療方式跟戴眼鏡一樣,有戴就會好,沒戴就跟之前一樣。

這個方法叫做陽壓呼吸器,簡單來說就是在臉上戴個面罩,旁邊會有一台機器不斷送空氣進來,強迫你把呼吸道打開,就不會睡眠中止了。而這一台機器通常都要個五萬以上,是一筆不小的開銷。

我的話因為暫時不想動刀,所以選擇了後者,陽壓呼吸器。因為有很多病人可能會戴不慣,所以我挑了一天晚上再來醫院做一次睡眠檢查,這次戴著呼吸器做,一方面也是測試看看自己習不習慣,另一方面則是看看戴了以後可以改善多少。

過幾天去拿報告以後,戴了呼吸器之後 AHI 變成 1 還是 2 吧,總之是個很正常的數字,證明呼吸器確實能幫助改善。因此,當天就決定要買那個呼吸器了,它長這個樣子,一台是五萬多:

--

--

Photo by Jaime Spaniol on Unsplash

有些想法其實原本不打算寫出來的,至於原因嘛,應該是因為不想讓別人看到這一面吧。或是說,當有些事情我覺得是我自己的問題的時候,就會不想寫出來。

但另一方面我又覺得寫出來之後自己會比較好過一點,就有種「我連這個都做得到了,還有什麼可以阻擋我」的感覺。不過與此同時,我還在猶豫有些想法要不要寫出來,畢竟當你知道這邊已經是個超過一萬人追蹤,身邊也有朋友跟同事在看的部落格的時候,這裡就不再是樹洞了。

2021 年,總覺得大多數時候都是在疑惑中度過。其實有時候我很好奇,有些人是不是對自己沒有一丁點的懷疑?以我自己來說,我依舊還是偶爾會懷疑自己的能力,是不是能夠配得上我現在的位置,對於工作上或生活上的某些決定,也會懷疑自己這樣做是不是正確的。

我很好奇其他人是怎麼想的,是真的對自己有百分之百的自信,還是只是沒有把那一面展露出來?

來談談標題,這個標題其實我想表達的只有「矛盾」兩字而已。前陣子我發了一篇《想變成的模樣》,裡面提到我想成為的樣子:低調的強者、把規模做小跟降低物慾。

但我開始懷疑起自己所寫下的東西,是不是真的。

有一種情緒在我以往的人生中很少出現,但近幾年卻越來越常,常到一個我已經無法忽視的地步了,叫做「嫉妒」。

我有認真想過這種情緒的起源是什麼,為什麼會有這種情緒出現,其中一個可能性是:「不夠好的自己」,因為覺得自己本來可以做到 90 分,但是只做到 60 分,而我看見其他人做到 90 分,就會覺得「自己明明可以做到那樣,但為什麼做不到?」,於是開始羨慕嫉妒起了做到的那個人。

或也可能是另外一種,真的是嫉妒他人的情緒:「我覺得他明明就沒那麼厲害,為什麼可以過得比我好」(來源

前者聽起來像是有點完美主義,要把自己做到最好,後者則是純粹的嫉妒別人,無論是哪一種,都是我五六年前想像不到自己會有的樣子。

前幾天的某個時刻,我才突然意識到「認識自己」並不是一次性的,並不是說你在 18 歲時覺得自己真正認識自己以後,就這樣定了。因為所謂的「自己」是會改變的,所以「認識自己」是一個永無止盡的過程,可能 18 歲時認識的程度是 80 分,過了一年變成 90 或是 70,就算到了 100 分,也不能保證往後都是 100 分。

因為自己會改變,所以必須不斷重新認識自己。

雖然說我知道「堅定地看著自己」似乎就不會在意其他人,但不得不說這真的滿困難的。

而我也在想所謂的羨慕與嫉妒產生的瞬間,是否就代表你對某個目標是有慾望的?舉例來說,假設聽到某個朋友因為投資之類的大賺一筆,財富自由了,那我會覺得羨慕,想說:「哇,好棒啊」

而會有這個情緒,是不是因為我也想變成那樣?那如果我也想變成那樣,是不是就跟我之前所提到對金錢沒有這麼大的慾望相互違背了?會不會其實我內心深處也是那樣的人,渴求財富自由,但我壓抑著這個慾望,假裝自己不是?

還是說我真的不是那種人,只是受到周遭環境影響,才有了羨慕的想法?

不過無論如何,我覺得最難受的還是「意識到真實的自己跟想像中的自己不同」,多數時候我可能都在抗拒,說著「這不是我」,而不是坦然接受自己跟自己想的不同。看來有時候對自己誠實是件難事,因為連我都搞不清楚怎樣算是誠實了。

同樣是在那篇文章,我說了我想開那種「我家巷口屌打」的雞排店,不需要變成連鎖店,不需要全世界知名,只要在我家巷口很有名就好。以前我也說過我想把規模做小,我不想做大,因為我覺得做大以後可能會失去一些很寶貴的東西。

但我最近開始重新思考這個問題,我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會不會到頭來只是我自以為是的無病呻吟,其實做大根本沒什麼不好?會不會這其實是必經的過程?

舉例來說,像我的程式教學平台 Lidemy,如果真的是為了學生好,那似乎做大以後才會有更多資源,例如說更多的學生投入,就會有更多錢,就能產生品質更好的課程,找到更多的企業合作,才能產生正向的循環。要把整個產業做大,才能整個提升起來。

那為什麼我會抗拒這種循環?

以前我有寫過一篇,裡面在講我不知道「知足」跟「畫地自限」的差別在哪裡。做到某個程度就停止,這叫做知足常樂,還是畫地自限?是因為不想前進而把自己困住,還是覺得這樣就足夠了,而不再前進?仔細想想的話,這問題的答案似乎在於自身,看自己是否真的因為這樣就能滿足。

我想,對我來說,最大的困難大概是我自己也不知道這問題的答案。大多數時候我認為這樣就足夠了,所以我不想繼續做大,但如果真的是這樣,那看到其他人的成就時的那種羨慕與嫉妒的感覺,又是從何而來呢?

這篇文章是少數時間跨度較大的文章,上面那些寫完以後過了大概兩個多月,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想到了一個把自己做大的額外好處,就是影響力。當你越有錢或是越有身分地位的時候,通常都能發揮更大的影響力,如果能夠善用這些影響力,是不是就能讓社會變得更好一些?

例如說如果我沒有存款又背了一堆債,在碰到無良雇主違反勞基法時,我可能也沒辦法檢舉他,因為那代表我會失去這份唯一的收入來源,也不一定找得到下一份工作,所以我只能繼續被欺壓下去。

但若是我今天經濟穩定,並沒有這種困擾,我大可搜集證據以後直接離職,順手檢舉公司違反勞基法。又或者,假設我看到某個國小要出國比賽但沒有公司願意贊助,而我已經財富自由衣食無慮,就能夠贊助他們出國比賽,幫助他人達成夢想。

或是再舉一個例子,假設有些人很明顯就在騙錢,我也掌握了證據,如果我是個無名小卒,那我出來爆料不一定會有人相信,但若是我有了一定的身份地位或是追蹤者,就能發揮自己的影響力,把它用在好的地方。

雖然說要幫助他人,較高的社會地位與寬裕的經濟並不是必備條件,但不可否認地,如果有的話,似乎就有辦法幫助到更多人,把影響力用在幫助他人身上。

不過我想了想,這最後應該還是取決於自己想要怎麼做。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陷入一個無意義的拉扯之中,我希望得到外界的認同,卻又覺得只要自己認同自己就夠了,可是又沒有辦法百分之百肯定自己,堅守自己的立場。就像我上面提到的那樣,如果我對自己的理念有著充分的信仰,是不是在聽到別人傳教時,就不能有一丁點的動搖?

不過我想,以我的個性來說,搞不好這些問題永遠沒有答案,只能一直在這種猶豫的心態下繼續生活,或我猜自己搞不好還需要更多時間搞清楚自己到底想幹嘛,畢竟這種比較內心的東西,通常我寫著寫著,都不知道自己想要表達什麼了。以前如此,現在也是如此。

以我這種自認為務實的人來說,儘管前面講了一大堆我自己也不知道答案,甚至連自己也都還沒想清楚的東西,最後還是希望能幫自己找到一個解答。這個解答可以不必是恆真的,它不必是問題的最終解答,但它需要讓我能暫時放下那些我也不知道的問題,有個目標可以往前。

或許這個暫時的解答還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吧,不管我的目標是大是小,或根本有沒有目標,還是有些事情是我想做的,或許現在我能做出的最好選擇,就是把那些我自己想達成的小事情做好。至於之後會怎麼樣,我也不知道。

喔對了,我覺得光是「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好」就是一件很難的事了。

有些事情你以為你想做,但其實搞不好內心深處不是這麼想,就像很多人都想減肥,但能付諸行動並堅持下去的可能只有一兩成或是更少,或許代表著他們內心深處覺得沒有減肥也沒有差,維持現狀也還 OK,因此沒有強大的動力推著他們前進。

這篇斷斷續續寫了兩三個月,但就跟以往同類型的文章一樣,屬於一種「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三小」的狀況。總之,我就是想把此刻模糊的想法記下來,畢竟寫東西對我來說是種休閒娛樂,就像有些人藉著打電動放鬆一樣,這就是我的放鬆方式。

--

--

Photo by Asmut Dante on Unsplash

在思考一些事情的時候,如果有個核心精神,通常都能讓自己更聚焦,也更明確知道自己要做的是什麼。

像是我以前就寫過一個核心精神是:「幫助以前的自己」,例如說 onboarding guide,如果我進公司的時候沒有這個東西,那我就會想寫一份,因為我要幫助以前的自己,幫助「進公司以後不知道如何開始」的那個我;雖然說我沒辦法重新再 on board 一次,但 …

--

--

第五期期中聚會截圖

為期半年又兩個月的程式導師實驗計畫第五期,在前陣子正式告一段落啦!這次一樣也依循著歷屆的傳統來 po 個心得與成果,我們先從成果開始好了。

第五期有陪著課程走到最後的人數是 54 人,但走到結束只代表沒有被淘汰制淘汰,不代表有把課程全部跟完,底下是課程最後的進度分佈:

21~24 週:30 人
17~20 週:15 人
17 週以下:9 人

最後在時限內求職成功的有 14 位同學,分母以 54 來算的話會是 26% 左右,而這次比較不同的是薪水變高了,找到工作的同學中八成以上月薪都有 45k,比上一期再高了一些。

接著來回顧一下第五期跟以往不同的幾個點。

第五期做出的改動

加強課程學習系統

以前的課綱是放在 GitHub 上面,以 GitHub 為主,第五期的話把課綱的內容移到了學習系統上,希望大部分操作都可以在系統內完成:

--

--

Huli

Huli

11.3K Followers

重度拖延症患者,興趣是光想不做,有很多想做的事,卻一件都沒有執行。無聊的時候喜歡寫文章,發現自己好像有把事情講得比其他人清楚的能力。相信分享與交流可以讓世界更美好。Medium 文章列表請參考:https://aszx87410.github.io/blog/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