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John McArthur on Unsplash

剛剛買了人生中第一張外站出發去日本的機票,來分享一下心得。

外站出發的意思是「不從台灣出發」,例如說我買一張雅加達到東京來回機票,這就是外站出發。

可是為什麼要買外站出發的機票?我住台灣,當然是買台灣到東京來回就好,幹嘛要買一個從雅加達出發的呢?

沒錯,因為大家都是這樣想,所以外站出發的機票通常會比較便宜,而且有時候會特價。但如果要特別飛到國外再去我想去的目的地,也太麻煩了吧?

這就要講到「中停」了。

以長榮航空來說,要從菲律賓馬尼拉飛到東京,是沒有直飛的,一定要在台北轉機,而轉機的定義是停留 24 小時以內都叫轉機。

而有時候這個轉機可以改成所謂的「中停(Stopover)」,意思是你可以在轉機的地方停留超過 24 小時,但有可能要加價。像我以前買過的一張台北飛歐洲的機票,就是利用中停的規則只需要加一點錢就可以在阿布達比跟首爾多玩幾天。

所以當我們買馬尼拉到東京的機票時,我們是把轉機改成中停,變成:

  1. MNL => TPE(1/03)
  2. TPE => HND(02/01)
  3. HND => TPE(02/05)
  4. TPE => MNL(05/20)

因為是中停,所以可以停上一段時間,不用馬上飛。

以上面為例,我可以一月份從馬尼拉飛到台北,然後二月再從台北出發前往東京玩個五天,最後五月才「飛回」馬尼拉。

而第一段一定要搭後面才會生效,所以要自己補一張台北到馬尼拉的單程機票,完成整段旅程。最後一段似乎有些人會選擇不搭(也就是所謂的「跳機」,no show),總共就是兩趟旅程。

如果選擇搭的話,就是補台北到馬尼拉來回機票,總共變成三趟旅行。

若是你不想去馬尼拉兩次,其中一個可以改成宿霧,票價通常不會差太多,還可能會變更便宜。

前面講了這麼多,直接來看個範例。

--

--

Photo by Nathaniel Yeo on Unsplash

大概是從一兩年前開始,覺得生活的主導權並不在自己身上。

所謂的主導權,我指的是「我想做什麼,就能去做什麼」的能力。想當初 YouTube 剛紅起來的時候,我也只是當個休閒娛樂在看,頂多吃飯配著看個半小時一小時,就關掉電視去做其他事情了。

可是現在不同了。

不知不覺中,注意力已經被 YouTube 分散掉了。現在總是六點多開始吃晚餐,吃完大概七點多,想說離八點不遠,再看個 YouTube 廢片好了,就看到晚上八點了。難怪我一直覺得晚上的時間不太夠用,因為悄悄地被 YouTube 偷走了一個小時。

俗話說「抖音一響,父母白養」,上面一堆沒什麼營養的廢片,到底有什麼好看的?雖然說我一開始也是抱持著這種心情,但不可否認的是,山寨版抖音 YouTube Shorts 的影片我有時候也是看得很開心,而且滑著滑著,半小時甚至是一個小時就不見了。我充分可以理解為什麼很多人會在上面花這麼多時間,因為不得不說確實滿好看的。

至於為什麼好看,其中一點是有些影片的內容本來就不錯,例如說各種運動的精彩片段、精湛的舞蹈或是動聽的歌聲等等,另一點就是它很短,所以你不會覺得花很多時間在上面,跟 YouTube 那種你一片就要看個十分鐘以上不同。

不過話雖如此,每一片短短的,加起來還是很可觀的。像我剛剛提到的一樣,有時候看著看著也是半小時就過去了。

我的時間就這樣被這些沒有營養的東西給偷走了,我為此感到罪惡。

話又說回來,為什麼我會對這些我認為被偷走的時間感到罪惡?無非就是我覺得「這些時間應該拿去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情才是正確的」,例如說看書、精進技術,或是寫寫文章之類的,做一些更有生產力的事情,這樣才是正確的。

「你過得太安逸了」

比起三四年前的自己,這句話是正確的。我現在沒有教學的東西要忙,沒有一個月固定產一篇文章的壓力、沒有技術週刊要放文章,也懶得去修一些線上課程,如果沒有打 CTF 的話,那部落格大概都快長草了。

是,是太安逸了,但是不行嗎?

為什麼一定要做一些有生產力的事情呢?為什麼一定要持續進步?這個進步是有盡頭的嗎?

四五年前我剛出社會的時候,年薪 50 萬,比起那些動不動就百萬年薪的鄉民低多了。後來變成 70,再來變成 130,然後慢慢越漲越高,卻還是能在各個版上看到更高的數字。

那是不是代表這一條路是永無止盡的?就算進了 Google 或是 Meta 這種令人欽羨的公司,你還是會羨慕著比你更高階的人。你拿 200 也好,400 也好,當你到了那個等級,總是會認識一些更高的,比你賺更多錢的,讓你覺得自己好像還不夠,還有努力空間。

「永遠都不夠」這件事,往好處想可以是「我可以一直進步」,往另一面想就是「我到什麼時候才能停下來?」。

意識到這件事情是多麽空虛以後,我不禁想說一聲「我不想努力了」,我想停在這邊就好,拿一個不會餓死的薪水,就這樣停在這個階段,不是也滿好的嗎?

雖然說我很想這樣做,但我做不到。原因跟我一年半前在《只是想寫一下》裡面提到的差不多:

我沒有覺得大家都一定要繼續前進,停在原地也是自己的選擇,而這選擇沒有對錯。但對我自己來說,我就是沒辦法接受自己原地踏步。所以如同開頭所說的,在這種心不足力也不足的狀態之下,才會感受到不安與愧疚吧,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事,可是卻又提不起勁來。

一年半過去了,看來自己還是沒有改變,沒有辦法接受就這樣停住而不再前進,被自己逼著繼續前進。若是因為各種因素,沒有辦法前進的時候,就會感到焦慮。

這應該就是為什麼我花太多時間在 YouTube 上會有罪惡感,因為我潛意識裡面覺得那是不對的,我應該要把這些時間拿去做一些更有生產力的事情。

這樣的模式似乎會發展出一個惡性循環,就是:

  1. 覺得要做一些有生產力的事情
  2. 太懶了做不到
  3. 做更多無意義的事情打發時間
  4. 感到罪惡
  5. 回到第一步

要斷開鎖鏈,無非就是:

  1. 打從心底接受沒有前進的自己
  2. 開始做一些有生產力的事情

而目前我兩樣都沒做到,或許《我所嘗試的一切終究是徒勞》,雖然裡面的內容我大多數都能夠理解,但至少在這篇截稿之際,我仍然會感到焦慮。

話又說回來,頻繁思考這類型的事情,大概是這兩三年才開始的,從幾篇我寫過的文章中也可以窺知一二,那為什麼以前的我不會呢?是不是因為太忙,所以根本沒有時間思考這個問題?還是有什麼其他的因素?

我不知道,這我要再想想看。

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兩三年間我似乎是有意識地在掙扎著,我想做到的其實是肯定自己的價值,也肯定他人的;並且以過得知足為目標,而不受其他人事物的影響。

例如說我看到一個我覺得能力比我低的人爬到比我更高的位置,我會說:「祝福你,或許你背後很多努力我看不到,你能到那邊一定是有其實力,我對現況很滿足了,不會想跟你比較」,而不是嫉妒,不是覺得他只是運氣好,不會跟他比較,不會靠著貶低別人來證明自己的價值。

話說,貶低別人來抬高自己雖然不好,但好像挺快速有效的?只要抱持著「他一定是…(請填入各種理由)」的想法就好,不需要思考背後的脈絡,不需要看見他到底做了哪些努力,只要自以為是的想一想,就可以得出「果然我還是比較厲害的」這個結論。

前面說我在掙扎著,就代表我目前做不到我想做到的事情。我會嫉妒,我有時會靠著無意識(或有意識)的貶低他人來證明自己的價值,我還沒有自己心裡期望的這麼強大。我不知道是我變了,還是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只是沒有時間去正面直球對決。

A 桑曾經問過我,怎麼有勇氣把自己這些想法都寫出來,公開在網路上。我說,這沒什麼吧,而且有些東西要寫出來,才能更明白自己在想什麼。再者,現在有好多分享文都是那種「Linkedin 風格」,把自己講得多厲害,卻忽略了故事中那些軟弱、憂鬱以及猶豫不決。但那些被忽略的部分,反而才是我想看的。

這世界不缺「我超屌,我很強,我做到了」的文章,而是缺乏那些與不願面對的自己奮鬥的故事。比起你怎麼花 N 年做了 M 件事爬到這個位置,我更想知道的是你有沒有猶豫過,有沒有懷疑過自己,後來又是怎麼走過來的。

不過這都只是個人想法而已,如同我以前說過的「我寫出來,是因為我希望看到這些故事的讀者日後也能寫出來。因為我寫的內容,也是我想看其他人寫的」。

我的有些文章只是我曾經發生過的故事,有些則是近期的想法或是煩惱,不會有解答,也不會有結論。突然想到一件事,之前有讀者留言還是寄信給我,說感覺我好像最近狀況不太好(?),但其實我是沒有這樣覺得。

說實在的,近期的生活就是過得很安穩,才導致有了這個「是不是過得太安穩」的想法出現。而這一切都是過程吧,是很正常的現象,或許有一天我會找到答案,也或許不會,搞不好一輩子都在煩惱這個問題,在天秤的兩端搖擺也不一定。

--

--

Photo by Jake Charles on Unsplash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睡眠呼吸中止症」這個症狀?我的話,似乎以前就有聽過這個症狀,但直到幾年前才發現它跟我想的不一樣。

我原本想的是怎麼樣?就跟症狀的名稱一樣,不就是睡覺睡一睡呼吸會停止嗎?那我不可能有這個症狀吧,我晚上又不會因為呼吸不到空氣就突然驚醒,智慧型手錶也說我的睡眠品質 OK,沒什麼問題。

或許就是對這個疾病的錯誤認識,才導致我這麼晚才發 …

--

--

Photo by Jaime Spaniol on Unsplash

有些想法其實原本不打算寫出來的,至於原因嘛,應該是因為不想讓別人看到這一面吧。或是說,當有些事情我覺得是我自己的問題的時候,就會不想寫出來。

但另一方面我又覺得寫出來之後自己會比較好過一點,就有種「我連這個都做得到了,還有什麼可以阻擋我」的感覺。不過與此同時,我還在猶豫有些想法要不要寫出來,畢竟當你知道這邊已經是個超過一萬人追蹤,身邊也有朋友跟同事 …

--

--

Huli

重度拖延症患者,興趣是光想不做,有很多想做的事,卻一件都沒有執行。無聊的時候喜歡寫文章,發現自己好像有把事情講得比其他人清楚的能力。相信分享與交流可以讓世界更美好。Medium 文章列表請參考:https://aszx87410.github.io/blog/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