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睡眠呼吸中止症——它跟你想的可能不同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睡眠呼吸中止症」這個症狀?我的話,似乎以前就有聽過這個症狀,但直到幾年前才發現它跟我想的不一樣。

我原本想的是怎麼樣?就跟症狀的名稱一樣,不就是睡覺睡一睡呼吸會停止嗎?那我不可能有這個症狀吧,我晚上又不會因為呼吸不到空氣就突然驚醒,智慧型手錶也說我的睡眠品質 OK,沒什麼問題。

或許就是對這個疾病的錯誤認識,才導致我這麼晚才發現自己有這個疾病。

意料之外的「驚喜」

2020 年 2 月,疫情還沒有完全爆發之前,我因為扁桃腺發炎的關係連續看了兩三次的醫生都看不好,維持著看醫生完吃藥,吃藥完沒事,停藥後過兩三天又復發的循環。

無奈之下只好從小診所轉往附近的雙和醫院,希望能在那邊有更進一步的發現,治好我的扁桃腺發炎。在那邊的耳鼻喉科看病時,醫生用了內視鏡檢查我的喉嚨,說發炎跟壓力也有關係,可能是最近壓力比較大才會一直好了又復發,要多注意一下。

除此之外,也順便問了我說:「那你平常會打呼嗎?」

會,而且是最吵人的那種。

打呼的人都是從別人那邊知道自己會打呼的。以前在當兵的時候,有天早上我周遭的鄰兵在討論昨天晚上的奇怪聲音,「你們有聽到昨天那個唧唧唧的聲音嗎?聽起來像是磨牙,但我試好久都不知道那種聲音怎麼發出來的」、「有啊,還有打呼的聲音,超大聲」、「對啊,超級吵的」

接著我說:「有嗎,我怎麼都沒聽到」

我想,兇手是誰已經很明顯了,打呼加磨牙,絕對是最吵的那種。

醫生說剛剛在看內視鏡的時候,發現我的扁桃腺比較肥大,可能會有睡眠呼吸中止症的問題,跟我說可以去睡眠中心排個檢查測測看。我覺得做個檢查也無妨,當天就去排了檢查,因為那時候還沒開始上班,所以隨叩隨到,大概過了兩三天就接到醫院的通知,問我當天晚上可不可以去做檢查。

2020 年 3 月,我就去做了睡眠檢查。

睡眠檢查是這樣的,簡單來說就是在醫院睡一個晚上,大約九點半左右要報到,報到之後填個資料量個血壓跟身高體重,就可以準備開始睡覺了。

醫院會準備一個病房給你,跟一般的病房差不多,接著為了要偵測你的各種數據,在睡覺前會在你身上貼上一大堆線,鼻子也會戴一個東西來偵測呼吸的狀況,為了數據的準確性,在頭上會塗一些腦波膏,腳跟胸也都會貼一些東西。

如果半夜想上廁所的話,會教你怎麼把線拆掉再裝回去,真的不行的話就是按鈴請護理師過來(真的辛苦他們了),不一定要九點半就睡,但因為檢查要睡滿一段時間才行,所以不建議太晚睡,我的話則是十點左右就睡了。

因為身上黏了一大堆東西,翻身時也很明顯有線在干擾,怕線被弄掉導致數字不準確,我就沒什麼翻身,睡的也不算太好。大概半夜兩點左右醒來一次,繼續睡以後五點多又醒來,再來就睡不太著了,一直到快六點會被叫起來,檢查就到這邊告一個段落。

因為頭上有塗腦波膏會弄到頭髮(滿黏的),所以可以選擇在醫院盥洗完再離開,而我的話則是直接回家盥洗。

我整個檢查都是在中和的雙和醫院做的,那邊一個晚上看起來最多可以排 4 到 5 個人左右,要先去掛號看耳鼻喉科或其他相關的科別才能排睡眠檢查,基本上全額健保給付,自費的部分好像是 200 元左右,但那是因為要買一個一次性的戴在鼻子上偵測呼吸的東西。

過了兩週之後回醫院看報告,在衡量睡眠呼吸中止症時有一個指標叫做 AHI(Apnea–Hypopnea Index,睡眠呼吸中止指數),基本上是每小時內睡眠呼吸中止的次數,5 以內算是正常,5~15 輕度,15~30 中度,高於 30 就是重度。

而醫生嚇到了,我也嚇到了,因為我測出來的 AHI 是 60,突破天際。

從那一刻開始,我才在醫生的指導下認識這個症狀。

睡眠呼吸中止症是什麼?

其實大方向就跟我開頭說的一樣,睡覺時呼吸中止,而根據成因分成不同類別,最常見的是阻塞型的睡眠呼吸中止症,是因為上呼吸道塌陷導致呼吸道被堵住,然後就吸不到空氣了。

而我自己覺得的重點是:中止的時候你完全不會知道

這一切都是你的大腦(或是腦幹,我不確定,總之是腦)在處理的,吸不到口氣幾秒以後會開始缺氧,你的大腦就會發現,接著就會強迫你的身體開始再呼吸,因此整個晚上都處於一直缺氧然後強迫呼吸的循環之中,但是你不會醒來,所以你不知道。

這一切的一切你都沒有感覺。

會造成的影響是早上醒來時可能沒什麼精神或是會想睡覺(但這不是大家都會這樣嗎?所以我才說沒感覺),而我覺得最可怕的是這是一種慢性疾病,長期下來會增加高血壓、中風等等些心血管疾病的機率,也會影響記憶力。

「睡夢中的殺手」,這個對於睡眠呼吸中止症的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所以我覺得除了睡眠檢查以外,你很難知道自己有睡眠呼吸中止症,因為你自己完全沒有病識感。

再來講回之前看醫生時提到的打呼,打呼大概是最有效能發現這個症狀的途徑了,打呼的成因就是呼吸道阻塞所以才發出鼾聲,而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狀況就是打呼打一打之後,會完全沒聲音(因為呼吸中止了),接著又突然大吸一口氣之後開始打呼(大腦強迫呼吸),一直循環這個流程。

如果你的枕邊人有這種現象或是很常打呼的話,強烈建議去醫院排個睡眠檢查。做過睡眠檢查以後,我就不相信智慧手錶的睡眠檢測了,那些都太淺了,在你身上接一堆線跟儀器才是真的檢查。

治療

第一種治療方式顯而易見,就是從成因去下手。

有些人的成因是因為太胖,減肥後會比較好,而我的話是因為扁桃腺肥大,所以切掉以後可能會比較好。說「可能」是因為這也無法保證,搞不好還有其他因素導致了這個結果,不過切掉後至少應該能改善就是了。

第二種治療方式跟戴眼鏡一樣,有戴就會好,沒戴就跟之前一樣。

這個方法叫做陽壓呼吸器,簡單來說就是在臉上戴個面罩,旁邊會有一台機器不斷送空氣進來,強迫你把呼吸道打開,就不會睡眠中止了。而這一台機器通常都要個五萬以上,是一筆不小的開銷。

我的話因為暫時不想動刀,所以選擇了後者,陽壓呼吸器。因為有很多病人可能會戴不慣,所以我挑了一天晚上再來醫院做一次睡眠檢查,這次戴著呼吸器做,一方面也是測試看看自己習不習慣,另一方面則是看看戴了以後可以改善多少。

過幾天去拿報告以後,戴了呼吸器之後 AHI 變成 1 還是 2 吧,總之是個很正常的數字,證明呼吸器確實能幫助改善。因此,當天就決定要買那個呼吸器了,它長這個樣子,一台是五萬多:

剛開始戴的幾次,到了早上不知道是因為心理作用還是真的有差,我都會覺得精神好像不錯,皮膚的一些過敏也好了很多,但隨著戴的次數變多,可能漸漸習慣了,所以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不過有個很明顯的差別是有戴的時候通常七八點都會自然醒,而且醒來時精神是真的比較好一點。

但因為側躺的時候呼吸器可能會沒戴好導致漏氣,所以大部份時候都只能正躺,說實在的有時候會不太舒服,我就會翻來覆去睡不著,就會把呼吸器給拿掉。

不像眼鏡一樣,你拿掉就看不到,你不戴呼吸器一樣睡得著,而且白天醒來也沒有太大的差別,所以到了後期有沒有戴對我自身的感覺來說,其實差異不大,但從之前睡眠檢查的結果中就可以知道,其實不戴的話對身體是有傷害的。

再次檢查

2020 年 3 月時我做了睡眠檢查,大概差不多那時候就買了呼吸器,開始戴著它睡覺,而隔一年半後,2021 年 12 月時,我又去做了一次檢查。

故事是這樣的,我每年都會使用教召查詢系統,看看自己有沒有中獎,在 2021 年年底時我依照慣例去查了,中獎了,隔年的三月要去教召。

接著,我開始在網路上查詢一些相關的資訊,無意間發現了這一篇:Re: [問題] 睡眠呼吸中止可以免召嗎?,才知道原來睡眠呼吸中止症是可以免召的,根據法規中的體位區分標準,被分在神經系統中的 180 項次,AHI > 30 者即是免役體位:

以我一個已經當過兵的人來說,除了申請免召以外,還可以申請「轉免役體位」,申請通過之後就變成免役了,之後再也不會被教召,這一篇 PTT 的文章寫得很清楚:[哈拉] 教召核免&退伍後備軍人轉免役體位

因為距離上次做睡眠檢查已經一年半了,因此查詢過相關資料過後,我決定自己去三總汀州院區掛號排睡眠檢查,三總沒有專門的睡眠科,而是由耳鼻喉科、精神科跟神經內科來看診,我掛到的是精神科的醫師。

進診間時我直接跟醫生說明了狀況,說以前做過,結果是重度(AHI 60),後來有買了陽壓呼吸器進行治療,現在因為兵役的關係想再做一次檢查。

醫生說我運氣很好,一般來說排隊要排四個月以後了,但他剛好有個病人本來排了可是後來沒有要去,就空出來了,於是就排定我 12/20 的時候去三總內湖院區做檢查。

由於之前已經做過一次檢查,因此這次對流程已經熟悉很多,有要去三總檢查的話要注意一下,晚上九點半報到就真的是九點半睡眠中心才會開門,早到的話要額外找地方坐一下,建議差不多時間抵達就好,不需要早到太多。

之前在雙和醫院做檢查時我睡的病房沒有對外窗,燈一關起來整個都是黑的,不太習慣,這次去三總醫院的有窗戶,但空調的風口剛好對著臉那邊吹,其實睡得不是很好,我一樣差不多十點就睡了,睡到兩點醒來,再度睡著以後四點又醒來一次,然後就睡不太著了。

整個檢查一樣是差不多早上六點結束,整體流程跟之前在雙和醫院其實差不多。

過了兩週以後去看報告,一樣是重度,AHI 是 55,而醫生有說比較好的是血氧濃度最低到 89%,算是比較好的了(缺氧沒這麼嚴重),之前有病人測到 70 幾趴的,就很有可能睡一睡就猝死了。

接著醫師開了診斷證明書,上面就寫說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AHI 是 55。

申請轉免役體位以及免召

因為申請轉免役體位之後還需要一些時間,所以如果已經有被教召到的話,需要額外再辦理免召,否則還是要去教召。

而我的處境比較尷尬一點,我是 2022 年 1 月初拿到診斷證明書,3 月要去教召,可是還沒收到教召令,所以要嘛就是等收到教召令以後一起去辦,要嘛就是跑兩趟,我選擇了後者。

新北市的後備指揮部在土城,一個不是很好到達的地方,到那邊以後直接跟他說要辦轉免役體位就好,記得要帶退伍令(我的是結訓令)、診斷證明書還有身分證。

接著就是填個申請單,然後把資料交給承辦人員,承辦人員會說明一些注意事項,例如說申請轉免役體位如果通過,就會發一張免役令之類的,儘管我有當過兵,好像就會變成沒當過一樣,有些公司如果需要退伍令的話我會變得給不出來(不過我也沒差就是了,我待過的公司沒有人看這個)。

也說明了我剛剛提到的,收到教召令以後還要再跑一趟的注意事項,也有講說之後可能會被通知要去複檢之類的,不過根據我查到的資料,只要診斷證明書是某幾間特定醫院開的,就不用複檢,這也是為什麼我直接跑去三總做檢查。關於這點,有些區公所的網頁寫得比較清楚,例如台南市南區區公所

總之,整個流程大概五分鐘左右就整個辦完了,速度滿快的,承辦人員態度也很好,說明得也很細心。

接著 2 月初的時候收到教召令,家人幫我再跑一次後指部,到那邊以後沒有直接核准,而是說要醫官看一下,可以的話再來送資料(或是用郵寄的),當天晚上我就接到電話說醫官那邊看過沒問題了,可以核准,隔天就把資料寄過去。

最後,在 2 月底的時候接到區公所的電話,說要去公所拿免役證明書(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是直接寄來家裡),於是就特地跑一趟去拿,拿到之後就代表變成免役身份了,後來順便打電話去後指部問免召的辦理結果,說已經辦好了,申請免役的大地遊戲就到這邊告一個段落。

總結

雖然說我目前是以戴呼吸器為主,但日後有機會可能還是會想動刀,畢竟現在年輕,一兩天不戴呼吸器也不至於怎麼樣,但老了以後就不知道了;雖然說動刀不一定能根治,但至少可以改善這個狀況,至少沒戴的時候 AHI 不會這麼高。

自從知道了睡眠呼吸中止症以後,我就很推薦周遭的親朋好友找時間去做一下睡眠檢查,尤其是知道自己會打呼的人,去測一下才是最準確的,看看自己的睡眠狀況怎麼樣。

睡眠檢查要排好一陣子,建議大家可以先去掛號預約一下,然後慢慢排隊,找時間去醫院睡一個晚上,就能夠知道自己的睡眠狀況以及有沒有睡眠呼吸中止症。

會想寫這篇除了記錄自己的經歷以外,也想提高大家對於這個疾病的認識,不要像我之前一樣有錯誤認知,或許就能早點察覺這個狀況。除此之外,也紀錄了兵役相關的申請流程跟結果,讓其他跟我一樣是重度的朋友們參考。

如果你看完之後有什麼相關的問題想跟我討論,都可以在底下留言,或是透過臉書找到我。

--

--

重度拖延症患者,興趣是光想不做,有很多想做的事,卻一件都沒有執行。無聊的時候喜歡寫文章,發現自己好像有把事情講得比其他人清楚的能力。相信分享與交流可以讓世界更美好。Medium 文章列表請參考:https://aszx87410.github.io/blog/medium

Love podcasts or audiobooks? Learn on the go with our new app.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
Huli

Huli

11.3K Followers

重度拖延症患者,興趣是光想不做,有很多想做的事,卻一件都沒有執行。無聊的時候喜歡寫文章,發現自己好像有把事情講得比其他人清楚的能力。相信分享與交流可以讓世界更美好。Medium 文章列表請參考:https://aszx87410.github.io/blog/medium